鬼吹灯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五章 刀来! (月末求月票~)

第二十五章 刀来! (月末求月票~)

    “苏昼,我一开始就觉得,你不是土之民,之所以与水之神那个家伙打起来,恐怕也是对方主动找上你的。所以当你杀死水之神后,我就知道,你大几率是一些特殊纪元残留的强大存在了。”

    面对沉默以对的苏昼,风之神挥动着手臂,想要争取对方的应答,祂的言辞诚恳:“当然,现在我知道了,你是来自异世界的生命——既然如此,那么这个世界的纪元轮回,你肯定也不是很在意吧?虽然你居住在土之民的城市中,但是你又不是土之神……所以说,既然你对下一个纪元没有要求,那为什么不能让给我呢?和水之神那不一样,我们之间,也没有非要战斗不可的理由啊。”

    “哪怕,你和土之民更加亲近……但是想必你也发现了,经过这么多年的末世消磨,土之民早就消磨掉了所有精气神,他们只是在庇护所中苟活着,等待着末世到来,为自己宣判死刑……那为什么,不将这个机会让给我?”

    风之神说的,的确没错。

    苏昼和祂之间,并没有战斗的理由。

    苏昼不是土之神,没有这个世界纪元交替之初的原初土元素,他没办法决定下一个纪元究竟是什么形态。

    与其坐视纪元交替成谁都不知道的形态,不如将这次机会让给风之神,让祂重塑风之纪元。

    不,准确的说,不是让,因为苏昼根本就没有争夺的动机,风之神过来,只是希望苏昼不要发疯跑去阻拦祂罢了,双方的确没有交手的理由。

    “……你的身上,没有多少恶的气息,哪怕有一点,也就和排队时强行插队的程度差不多。对于神这个级别来说,简直就是大善人了,想必这么多年的人世行走,你连人都没怎么杀过,即便杀了,估计也就是有人率先对你动手。”

    如此说道,苏昼打破了沉默,他轻声说道:“你的确是个不错的善神,至少对于风之民来说。”

    “你这是答应了?”虽然听见的都是好话,但是风之神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我可以这么认为吗?”

    但是,苏昼却缓缓摇头,巨大的龙首看不出表情。

    面对皱起眉头的风之神,无翼大龙平静的说道:“你是真正的神。你和水之神一样,都是发自内心的爱着子民的神,我很钦佩你们。”

    “但钦佩不等于赞同。因为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无可救药的怪人,心智不正常的怪胎,凡事全都随自己喜好,不讲道理的家伙。”

    “我来到这个世界,想要做的,可不仅仅是拿个‘种族延续’的基础结局——我想要的,是整个世界都能顺利延续下去,终结这个轮回的‘完美结局’!”

    如此说道,苏昼的语气就像是和朋友说早上好一般稀疏平常,他的话语中,平静中带着一阵极端不正常,但又无比坚定的决心:“这个纪元剩下来的所有生命,管他是谁,我全都想要救。救不到是我的问题,救的到是我的本事,但是我要朝着这方面努力。”

    “风之神,我不是反对你,倘若我失败了,那我自然不会干扰你去影响下一个纪元,但是在我失败之前,我不能给你这个保证——我也不会对你动手。”

    “……你也有很坚定的决心,和足够说服你自己的理由。”

    沉默了许久之后,风之神缓缓地点了点头,祂如此说道,然后笑了起来:“果然,想要单纯的依靠言语去说服其他智慧生命,是很难做得到的,归根结底,还是要付诸武力啊。”

    这是必然的。

    倘若苏昼没有表达出自己的诉求,那么风之神或许还能相信,作为异世界来客,并没有阻碍自己理由的苏昼,会不影响自己转换风之纪元。

    但是既然苏昼表达出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想法,那么作为杀死了水之神的强大存在,风之神不可能用自己的子民未来去做赌注,赌苏昼不会干涉祂。

    一神一人,都没有互相信任的基础。

    “这样吧,苏昼,我们两个人决斗一场,和水之神与你的战斗不一样,我们去一个空旷地带,不干涉任何人,也和任何平民无关,就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公平对决,全力较量一场——我赢了,你就不干扰我,我输了,那你随意。比斗生死无论,不用留手。”

    如此说道,风之神浑身上下的气息开始飙升,迷宫出口处,无形的狂风开始席卷起来,令周围的风之灵气开始激荡,祂那灰发男人的人形也开始在狂风的包裹下缓缓上浮,通体流动着淡青色的魔力灵光。

    “你杀过无辜者吗?”

    对于已经开始进入战斗状态的风之神,苏昼依旧蹲在地上,他根本没有回答对方的建议,甚至反过来如此询问道。

    “你没听清楚吗?”

    说实话,风之神感觉现在的苏昼似乎进入了有点难以交流的状态,所以祂又重复了一次:“就我们两个人决斗——这样就行了,你也不用留手,自然,我也不会留手,倒不如说,你能杀了我,也算是你的本事,而我至少也会把你打倒瘫痪,不能阻碍我去转换下一个纪元为止。”

    “你搞过屠杀吗?”

    对于风之神的言语中隐藏的威胁,苏昼充耳不闻,只是继续自顾自的询问道。

    “喂!”

    这个时候,风之神是真的有些无奈了,那灰发男人的人形背后,已经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缝隙,一对蜂翼展露而出,祂的目光变得危险起来:“你不杀我,我就可要来杀你了——这对你来说,都无所谓吗?那你究竟又是为什么和水之神战斗?”

    “还是说,比起你自己的生命,你更在乎那些普通土之民的生命?”

    “那当然是普通人的!”

    巨大的无翼白龙缓缓站立起身,苏昼一边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和脖颈,而鳞片之间,那一道道凹槽和纹路都开始亮起青紫色的灵光和电弧,他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对我动手,倒霉的是你自己——但是对其他人动手,倒霉的可就是无辜的普通人啊!”

    “而且,归根结底,既然我不觉得,我杀任何我觉得‘有罪’的生物有错,自然也不会觉得,任何生物杀我是什么‘恶’——指不定在他们严重,我就是纯粹的恶呢?”

    用开朗的语气如此说道,苏昼最后重申了一遍:“风之神,我就问一个问题,问完咱们就开打——你杀过无辜的普通人吗?”

    “虽然之前我早就问过了,但现在,我可是在认真的询问你。”

    如此说道,苏昼的周围,青紫色的噬恶魔火开始缓缓萦绕燃烧,噬恶魔主的神通全面开启,在这种情况之下,苏昼对于善恶相关的言语,简直就是狴犴化身,风之神是否是撒谎,他一眼就能看穿。

    “没有!”

    此时的风之神被苏昼这种莫名其妙的态度气笑了,灰发男人的躯体顿时在一阵暴涨的灵光中开始扭曲变幻,在祂那蕴含着怒火的声音中,伴随着骤然浓厚了数倍的狂暴灵压,以及一阵就连天上的阴云都比直接吹散的飓风,一只并不算庞大,但是却极端危险可怖的灰黄色巨虫出现在了无翼大龙面前。

    那是一只类似于黄蜂,但是足足有二三十米大的巨蜂,它有着修长的双臂和巨大的蜂翼,双臂前端,是一柄如同骑士长枪一般的暴风之枪,还有一柄闪动着雷光与螺旋龙卷的雷暴之枪。

    能看见,狂风互相卷动着,闪动着空气摩擦而生的电光,而这巨峰的尾部同样有一根锐利的大刺,上面有着单单是注视,就知道极其危险的黑色毒素正在分泌。

    巨大的风之神真身展露,祂此时已经不能说话,但是蜂翼振动的声音却能撕裂大气,发出一阵阵支离破碎的嗡鸣,它每一次扇动,都仿佛在风之神身后制造出无数个幻影,以及一道道环绕其周身的狂岚护盾。

    很显然,风之神已经不打算和苏昼继续交流了。

    “既然如此。”

    而听见风之神的回答过后,苏昼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萦绕巨龙周身的灵光,却也同样愈发炽盛,愈发危险:“那在我定下的标准里,你就不该死。”

    他用一种理所当然,但却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的语句,作为这场战斗的开场辞:“既然没有杀人,就给我乖乖地好好活着——不为恶的家伙,也配死在我手上?”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而风之神的灵魂传讯,带着怒意传来:“我看错你了,苏昼,你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个傲慢的怪物!”

    “我的优点就不用您夸奖了。”

    苏昼咧开嘴,展露出自己的獠牙,以及已经开始溢出雷光和火炎的喉咙,他大笑道:“那么接下来,就是战斗的时间,我也要用出自己的全力了。”

    “刀来!”

    一声断喝,响彻天际。

    而数公里之外,镶嵌在奈瑟尔城广场正中的灭度之刃刀身,当即在一阵电弧爆闪之中,腾空而起,破开空气,朝着远方遥遥飞去!

    ()

    

    http://www.gdbzkz.com/guaiwubeishajiuhuisi/12569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