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 第837章:别考验他了

第837章:别考验他了

    开始时,常州百姓对李承乾更多的还是无感。

    就算他为赵汉伸冤,搞掉了与商贾世家沆瀣一气的贪官,百姓们也依旧没什么感觉。

    毕竟这些事情在他们看来,都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甚至有人还觉得,李承乾搞掉了邓兴,就是断了他们的财路。

    当然,这些李承乾都知道。

    同样也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后来会出现刺客。

    同样的,他也没有想到,那些刺客会杀了自己那么多兄弟。

    作为一国太子,作为一军统帅,李承乾无论如何都得为死去的兄弟做些什么。

    而他做的,便是将那些抓来的刺客,审也不审的杀掉。

    与此同时,将那些胆敢包藏刺客的百姓,也都一个不落的处死。

    而这样做,自然是能给他的兄弟们一个交代。

    但是,这却也成为了打乱常州平静的最后一颗石子。

    而原来就与李承乾有仇的孙武成自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他当下,便联合几大常州世家接连收缩产业。

    而商贾世家收缩产业,自然是要辞退大批劳工的。

    这就代表着有许多百姓面临失业,面临养家糊口都困难的窘境。

    而他们也都将这一切的过错,全都归咎在李承乾的身上。

    李渊能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李承乾分担在朝堂上的压力。

    可是,他却不能用自己的影响力,平息常州百姓的怒火。

    固然李承乾有千万种理由。

    但却也无法抹去他在常州大开杀戒,并且还杀了许多无辜百姓的事实。

    同样的,他也无法抹去因为他与孙家的对抗,导致许多百姓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的事实。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能看见提着菜篮子的百姓朝着常州行馆丢菜叶子。

    对此,乾字营的士卒也都是看在眼里,怒在心中。

    若不是李承乾早就下过命令,不允许他们与百姓发生冲突。

    他们是真的想上去好好教训教训这群不长脑子的家伙,让他们清醒清醒。

    而此刻的行馆之内。

    李听雪来到了李承乾的房间。

    见李承乾自顾自的喝着茶水看着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外面那群人,可是都骂上门来了。”

    “而你这家伙,却好是没长心一样,依旧在这里气定神闲的喝茶看书。”

    李听雪坐在李承乾身旁,轻轻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道:“难道,你就不怕这里的百姓将事儿给闹大吗?”

    “闹呗。”

    “再闹大一些,又能如何?”

    李承乾嗤笑一声,扬手喝了口茶水,道:“况且,解决这事儿也是急不得的,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让他们幡然醒悟。”

    “那你也不能干坐着啊。”

    “你作为太子,怎么着也得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李听雪望着李承乾,道:“总不能就一直这样闹下去。”

    “我能怎么办?”

    “我去抓了孙武成,逼着他将所有的买卖都重新开起来?”

    “还是说,我去抓几个百姓,用武力逼着他们屈服?”

    李承乾摇了摇头道:“我的姐姐,若这事儿能是那么好做的,我早就解决了。”

    “况且,我也并没有干坐着。”

    李承乾随手从桌案上抓起一叠信件丢给李听雪,道:“你先看看这个。”

    看了眼信件,又看了眼李承乾,李听雪的脸上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神色。

    不过,当她看见信件中的内容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模棱两可了。

    李听雪晃了晃手中的书信,道:“原来你这家伙早有准备,我说你怎么不慌不忙呢。”

    “嘿嘿。”

    李承乾笑了笑,随即贴近李听雪道:“姐,我知道你关心我,为我着急上火。”

    “但是我也跟你说了,你弟弟长大了,不是原来那个需要你保护的孩子了。”

    “这些事儿,你弟弟心中都是有数的。”

    “当下,你就只需要陪着皇爷爷,去各处游玩一番,好好的散散心。”

    “剩下的事儿,就全都交给我来做就好了。”

    说到这,李承乾顿了顿。

    他贴近李听雪,道:“若是有时间呢,姐姐就多跟高至行那家伙沟通沟通感情。”

    “这家伙虽然有时候蠢了点,而且还有点像地痞小流氓。”

    “但他人品其实没什么毛病,是个能嫁的。”

    “而且,我也能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喜欢你、爱你的。”

    “我相信,你嫁给他之后,他铁定会全心全意的待你。”

    李承乾又伸手从桌案的另一头拿来一个小锦盒,推到李听雪的近前。

    “这是那家伙送给你的。”

    “我瞅着还不错,就收下了。”

    闻言,李听雪倒也没有如原来那般巨大的反应,甚至显得有些平静。

    她低头看了眼锦盒,随手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对造型精致的耳饰。

    随手将那耳饰捏在掌中,李听雪挑眉问道:“既然是他送我的,为何会在你这里?”

    “你说呢?”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放下手中书籍,道:“姐,不是当弟弟的说你,你这么对待一个男人真的不行。”

    “那应该怎么对待?”

    李听雪挑眉看向李承乾,笑了:“今儿,姐姐正好有时间,不妨就听你小子胡说八道一番。”

    “嗨,我怎么可能跟姐姐胡说八道呢?”

    李承乾也笑了。

    “我只是最近略有感悟罢了。”

    “我觉得,这世上爱这种情愫是最难琢磨的。”

    “有时候,它可以很绵长,它可以很持久,甚至可以让人几十年乃至一生都无法忘怀。”

    “但也有时候,它很脆弱,脆弱到一触既破,甚至都不如一张纸坚韧。”

    李承乾脸上露出沉思神色。

    “这么说起来,还挺复杂的,不如就拿我父皇和母后来举例吧。”

    “若问我父皇爱不爱母后,他当然是爱的。”

    “多年来,他们相濡以沫,夫唱妇随,互相扶持。”

    “父皇统领朝纲对外作战时,母后便为他安抚后宫以自身教仪天下,让他全无后顾之忧。”

    “当母后需要父皇时,父皇也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尽自己最大所能,给予母后最多的关爱与帮助。”

    “而这就是爱,就是一种能让世人艳羡的爱。”

    李承乾望着李听雪道:“我也希望,姐姐能得到一份这样的爱情。”

    “而我也想提醒姐姐一句,接连的被伤害虽然不会让爱情直接消失,但会慢慢地淡去。”

    “若等到某一天,这种感情全然消失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李承乾缓缓起身,道:“所以姐姐,你别再犹豫了,也别考验他了,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了。”

    http://www.gdbzkz.com/datangzhizuiqiangxionghaizi/257215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