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2章 婉婉……

第2532章 婉婉……

    皇宫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站在巍峨的大殿前,一种神圣感油然而生。

    “胡濙如何?”

    朱瞻基站在栏杆边上看着远方,淡淡的问道。

    俞佳说道:“陛下,胡大人还是那个模样,未见异常。”

    “闫大建呢?”

    “闫大人也没什么异常。”

    俞佳不知道皇帝问这两人的意思,可却把这事记在了心中。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太子那边的人要盯紧,若是有不安分的,及早报给朕知。”

    俞佳应了,然后想着后宫的势力分布。

    太后那边是超然,皇帝和皇后都孝敬有加,无人敢招惹。

    皇后那边是母以子贵,若是没有太子的存在,早就被边缘化了。

    孙贵妃那边有些让人摸不清。

    她是宠妃,而且还为皇帝育有子女,这样的一个女人,真的很容易窜起来。

    太后和方醒!

    俞佳觉得皇后主要是靠着这两人才站稳了脚跟。

    而其中太后只是从道义上去支持皇后,若是皇帝要换皇后,太后大抵也是无可奈何。

    方醒啊!

    俞佳的心情有些郁郁,以至于没发现那狂奔而来的太监。

    方醒为了皇后和太子,甚至敢和陛下翻脸。

    这人怎么就那么胆大呢?

    帝王的信重从来都不长久,今日信重,明日说不定就是厌弃。

    所以历朝历代的臣子们在君臣关系上都是战战兢兢,唯恐自己一时忘形,为以后埋下祸根。

    方醒现在得意,以后还能得意吗?

    俞佳觉得不能。

    等太子之位一稳当,皇帝说不得就要开始担心未来的权臣了。

    方醒从现在开始教授太子,关键是太子还尊重他,这就是因。

    也就是说,除非皇帝觉得自己肯定能比方醒活得长,否则君臣之间的猜忌是迟早的事儿。

    这就是果。

    仓皇的脚步声传来,俞佳皱眉回身。

    一个太监几乎是狂奔着冲了过来。

    “陛下!陛下!”

    负手而立的朱瞻基嗯了一声,然后回身问道:“何事?”

    那太监气喘如牛,却没敢喘息片刻,就说道:“陛下,公主……长公主……”

    朱瞻基的眸色冰冷,喝问道:“婉婉怎么了?”

    太监指着婉婉寝宫的方向,急促的说道:“长公主昏迷不醒!”

    朱瞻基呼出一口气,急匆匆的就往后面去。

    俞佳在后面喊道:“去找太医院的人,让他们都去!”

    ……

    “什么?”

    宁寿宫中,太后呆若木鸡。

    “娘娘,长公主昏迷不醒,无人敢动。”

    太后伸手握住椅子的扶手,可两次起身都失败了。

    于嬷嬷过来扶住了她,低声道:“娘娘放心,不会是大事,太医院的人自然会去诊治。”

    太后的嘴唇颤抖着,觉得心跳的都快蹦出了胸腔。

    “去,赶紧去!”

    那声音嘶哑,就像是刮锅底的那种声音。

    可没人注意这个,李斌已经飞快的叫来了轿子,然后两个嬷嬷架住太后,一路送了进去。

    “快些!再快些!”

    太后渐渐的恢复了清醒,却越发的焦急了。

    抬轿子的人知道这是关键时刻,几乎是一路小跑。

    轿子一路到了婉婉的寝宫前,抬轿子的太监一下就瘫软在地上,于嬷嬷也顾不得夸赞他们,就带着人把太后扶了下来。

    “陛下驾到!”

    太后刚被搀扶着下了轿子,朱瞻基就到了。

    他是一路疾行而至。

    “母后。”

    朱瞻基额头见汗,他过去扶住太后,两人缓缓上了台阶。

    不大的房间里,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檀香味。

    十余名宫女跪在一个木箱子的周围,身体颤抖着。

    箱子已经被打开了。

    最后一抹夕阳照了进来。

    照在了木箱上。

    夕阳玄黄。

    那一袭白色的长裙,那张苍白的小脸……

    太后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在颤抖着。

    “婉婉!”

    朱瞻基恍惚了一下,多年前的那一幕又在脑海中闪过。

    婉婉就静静的躺在木箱里,神色平静,仿佛只是小睡片刻。

    “婉婉……”

    太后轻轻的喊道。

    婉婉依旧平静。

    “婉婉……”

    太后的身体平静了下来。

    她一把抓住了朱瞻基的手腕,用力之大,让朱瞻基也感到了疼痛。

    “婉婉!”

    声嘶力竭的喊声惊破了寂静。

    太后一把推开朱瞻基,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

    跪着的宫女们纷纷避开。

    “婉婉!”

    太后缓缓蹲下去,然后伸出颤抖着的手,轻轻抚摸在婉婉的脸上。

    那脸上依旧平静。

    太后缓缓低头,泪水滴落在那张苍白的脸上。

    “我的儿……”

    太后轻轻拍打着那张脸,哽咽道:“你醒来,娘去收拾你二哥,让你大哥打死他……”

    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有真一的声音。

    “快一些!快一些!”

    朱瞻基心头沉痛的道:“母后,御医来了。”

    “不……”

    太后就像是一个乡间妇人般的俯身抱住了婉婉,哭喊道:“都是你们逼的,都是你们逼的……”

    外面的脚步声停住了,只闻喘息声。

    青叶喘息着走了进来,然后呆呆的止步。

    朱瞻基摇摇头,心中却想起了当年的婉婉。

    大哥你吃。

    那个小小的婉婉,双手还因为烫伤被包裹着,就知道叫人吃她做的叫花鸡。

    那眼中还含着泪,笑的却欢喜。

    那个妹妹渐渐长大了,然后却越发的冷清,越发的孤僻。

    这是为什么?

    是朕吗?

    朱瞻基抬起头来,想起自己近几年很少过问婉婉的情况。

    “母后,让太医院给婉婉看看吧。”

    太后终于点了头,于嬷嬷就叫人把婉婉抱到了床上,然后拉下了床幔。

    朱瞻基把太后扶了起来,外面的一群御医已经分好了次序,当下就有两人进来。

    皇帝和太后就在这里守着,御医战战兢兢的坐在床边拿脉。

    “陛下,母后。”

    胡善祥来了,还带着端端和玉米,三人站在靠着门边的地方,两个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啊!”

    当透过床幔看到了躺着的婉婉时,胡善祥不禁惊呼了一声。

    “婉婉这是怎么了?”

    朱瞻基微微摇头,那是皇家的丑闻,他不想提,免得会忍不住想把自己那个弟弟给赶到最偏僻的地方去。

    https:///book_6113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www.gdbzkz.com/daizhaocangkudaodaming/208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