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汉霸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调包计

第二百七十三章 调包计

    这是一个不甘于平凡的家伙啊。

    刘显看了看单永,随口说道:“孝全先生,你可能是高看我刘显了。其实,我并没有太大的志向,我只不过是尽我本人的一种本份。尽自己的能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

    “主公谦虚了。其实不管是主公在杨氏县救济数万的百姓,还是现在行商幽州的事,这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要说才能才华,单某可能差强人意,不敢在主公面前吹虚。可是要说看人的眼光,单某自信还是有的。主公是一个很真诚的人,却又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单某有志于辅助有志向的志士,一早就留心观察一些有能力有潜质的人。原本打算前往京城看看可否有人值得单某追随,没想到能在蓟城碰到主公,这是单某的荣幸。不管如何,单某都愿意鞍前马后,追随主公,为主公效命。”

    “哈哈,单永,单孝全,有意思。”

    刘显见这个单永说得如此直白,刘显便没再考究他了,直接说道:“好吧,既然单先生都这么说了,我刘显也不想过于虚伪。没错,我刘显的确也是一个不甘于平凡的人。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发展。当然了,现在时机未到,所以,请恕本公子不能直言。不过呢,如果你当真的愿意为本公子效命,那么本公子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你。当然了,这一次,还得要靠你自己的本事?你说对吧?本公子也相信,以后本公子的身边,也肯定不只有你一个人为我效力。所以,想要上位,一切都还得看你自己的能力。”

    “是!单某定会竭尽所能辅助主公!”单永站起来,一脸严肃的再次向刘显躬身致礼。

    “好,那你说说看,你拥有那些你自己觉得自信的才华,或者说最擅长的是什么吧。”刘显转而问他道。

    “禀主公,单某觉得还算是有几分辩才,平时也爱啄磨事,如果主公想做什么,又没能有更好的办法的话,单某愿意倾尽脑汁,为主公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嗯,原来单先生是走谋士之才。”

    “不敢,单某只是喜欢思考,平时喜欢多想罢了。”

    “你也谦虚。”刘显摆摆手,看着单永道:“俗话说得好,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对于单先生,我可不可以认为你现在是毛逐自荐?不过也罢。现在倒有个事,也算是对单先生你的一次考核吧,如果这次的事做好了,那么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三国时代,人才辈出,不管是武将还是谋士,还真的很多。或许,这短短的一百年三国乱世,是华夏出人才最多的一个时期。可以说,还真的是说不尽的故事。

    像单永这样的不知名的谋士,估计也会有更多。刘显现在倒也想看看,这个单永是不是有真才实料。

    “哦?现在有什么事?请主公尽管吩咐。”单永没想到刘显这么快就会有事安排给他去干。

    单永本来还想着,刘显起码得要观察他一段时间,认为他值得信任,以及具备一定的才华能力,如此才会启用他的。

    “单永,我本公子跟你说之前,你可以想好了。我刘显这个人呢,可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本公子能跟你说这些事,那么就代表本公子信任你,拿你当作是自己人看了。所以,我不管你能不能做好这件事,但我希望,有些事,不该让人知道的,就不该让人知道,如果不该让人知道的事,却弄得天下人人皆知,那么本公子就视其为背叛。我想,这些道理你应该懂的吧?”刘显这是要先敲打一下单永。

    单永神情一正,严肃的道:“主公请放心,单某懂分寸,知进退。”

    “那你听好了。”刘显整理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各种事,理清了一个条理后,对他说道:“这次本公子行商来到幽州,贩运了十多万件厚棉衣前来,当中差不多一半卖给了公孙瓒,另一半卖给了刘虞。你应该知道公孙瓒跟刘虞的关系吧?”

    “禀主公,单某恰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极为恶劣,虽然说还没有到翻脸为仇的地步。可人人都知,他们是不可能谈得到一起去了。唉,主公,其实这样实为不妥,据单某所知,公孙瓒之所以会采购主公的那些衣物,是因为刘虞扣压下本应该交付公孙瓒的补给。而主公却把这一批货物分别卖给了这两人,表面看来,主公或许是可以两边结交,可实际上,却是两个都得罪了。”

    “呵呵……”刘显听了单永的分说后,不禁一笑,觉得这个单永看问题还真的看得挺准确的。因为自己这样做,的确是冒着得罪公孙瓒及刘虞之险的。

    起码,刘虞扣了公孙瓒的补给,自己这又卖给了公孙瓒,等于让刘虞的盘算落了空。然后跟着又跑去买一半给他。这些,刘显都是瞒着双方的,这些可能也隐瞒不了多久。

    不过,刘显并不担心这个。刘显担心的是,以后是否还可以从刘虞的手上弄到自己所需要的那些东西。

    至于公孙瓒方面,就算收不到那笔货款也没有什么,因为历史上支持公孙瓒的巨商易开,现在极有可能会真正的投效自己。按自己跟易开所谈的打算计划,到时候易开都得要在公孙瓒身上投入不少钱财去扶持他的。

    而刘虞方面嘛,刘显就担心他以后知道了是自己先卖给了公孙瓒一批物资,让公孙瓒的军马才可以继续向张纯丘力居发起进攻,从而破坏了他的计划。然后,刘虞也就会想到,自己是否是欺骗了他,有没有将手上的衣物送到丘力居手上的事。

    刘显现在想要交给单永去做的,就是想让单永想办法,看看如何才可以做到让刘虞确信刘显已经按刘虞的计划,将这一批御寒衣物送到了丘力居的手上。

    “我跟你说一下这些事当中的关键……”刘显将这些事都跟单永简单的说了一下,道:“我就想把这次的事交给你去办。看你有什么的办法能让刘虞相信,我们刘府商队的确已经把这批货送到了丘力居的手上。”

    刘显原本是想过,只要自己的这批货物出了关后,那么就随便自己去说了,说被抢走也好,还是如何都好,并不在乎刘虞相不相信。可刘显这又觉得,当刘虞知道是自己又把货物先卖给了公孙瓒之后,他估计不会认账,或者不是不认账,但就是不会再交付欠下自己的那些货款物资。如果刘虞当真的不给,刘显也真的拿他没有办法。毕竟这可不是小数目,刘虞也不会笨到事没做成做好,还白白的给自己那么多的钱财物资。有钱也不会那么败家啊,何况现在的刘虞也并不是那么的富有。

    当然,刘虞不给,刘显也不会损失什么,反正这是一货二卖,可是,能够跟刘虞要到这批货款及物资,那为什么不要呢?

    想想自己将来,发展起来后,方方面面都要用到钱,没有海量的钱粮,如何收获百姓民心,如何组建自己的军马?

    要知道,将来自己的军马,可不是像现在这刘府商队的一两千人马,那可是一两万甚至是上十万,甚至更多。

    到时候,群雄起兵讨伐董卓的时候,一般的诸候都会有数万人马以上。自己不管怎么说,也得要拉上几万的人马啊。

    这些人马一旦拉了起来,成军,组建了军队,那就是长期性质的了。何况,就算是没有到那个时机,这些人马就要早早暗中组建起来。这么多军马的吃喝用度,还有装备给他们的武器铠甲、战马等等。这些方方面面都是钱。

    一匹战马就得要二、三十万钱,一万匹战马得要多少钱?数以十亿来计了。

    最为主要的是,那些钱财物资在刘虞的手上,其实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对大汉没有一点益处,因为刘虞的手上如果有钱有粮的话,他肯定得要拿去所谓的怀柔那些异族民族,把这些钱粮白白的送给那些异族人。

    如此,与其让刘虞白白的拿去送给那些异族人,那还不如自己弄到手。甚至,就算是把这些钱粮都用到公孙瓒的军马上去都会更好一些。

    刘显跟着也把自己所想要的结果跟单永说了说。

    单永听了刘显所说的事后,瞪大了眼睛,心潮起伏。

    一个,他是没有想到刘显会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公孙瓒以及刘虞之间周旋,并且还敢骗到了这两人的头上去。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只是一批普通的御寒衣物,在刘显的手上,居然还能如此玩得出花来,还能一货二卖,且还涉及到了这么多的秘密。

    他的心里也不禁有暗赞,觉得这个主公还真的巧妙,居然能够从中把握到了机会,从中可以收获如此之多的利益。

    这些,要是一般人,恐怕还真的不敢想不敢做的。

    此刻,他也不敢再在刘显的面前以为自己有多么的足智多谋了。觉得,还是得要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的本分。

    单永根据刘显所说的思索了许久,然后他才道:“主公,单某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哦?这么快?那就先说说看。”刘显鼓励的看着单永道。

    “主公,我想刘虞肯定会派人来检查过我们的货物的吧?另外,估计他也肯定会派人来见证我们是否把货物送到了丘力居的手上。”单永道。

    刘显点头,认为单永所估计的八九不离十。刘虞不管有多信任自己,也肯定会派人来。

    当然,不会直接派人来这右北平,他会派人在出关之处检查,确认货物没有问题。然后也肯定会找借口一起把货物送去。这个,刘显也认为是必然的,因为就算自己要把货物送给丘力居,这也得要有人去打点啊,起码得要有人去告诉丘力居,看,我刘虞说到做到,现在御寒衣物给你送来了,看到我刘虞的诚意了吧?你是否应该要有所表示?要向咱刘虞表示愿意归降的意向?

    “主公,这批货物恐怕还得真的要送到丘力居的手上。不过,咱们可以在出关后做一些手脚。”单永这时又道:“货物这么多,出关前让他们检查过没有问题,但是出了关后,刘虞派来的人,肯定不会再检查了。那么我们就提前布置,找一个办法,把货物调包。如此,送到丘力居手上的,其实都是少量的真货,别的都是一些杂草。”

    “这少量真货,是让丘力居派来的人接上货物的时候验上的。他们收了货,肯定得要有一个回复给刘虞的信物吧?这个信物,就可以直接让刘虞派来的人送回去给刘虞。这样一来,就等于主公为刘虞切切实实的把货送到丘力居的手上了。这样一来,刘虞以后就不太可能赖了主公的这些账。”

    “不过……”单永又觉得有此不妥的道:“单某是担心,这货物一移交到丘力居的人手上后,肯定会很快就发现这些衣物有问题。然后就发现是骗了他,到时候,他肯定会愤怒刘虞耍了他,如此,他肯定不会再向刘虞归降了,或者还会派人前往质问刘虞,质问刘虞为何要用一些杂草去糊弄他。”

    “哈哈,单先生这个调包之计很好。至于丘力居发现那些包着衣物的包里全是杂草之后会如何,那么就跟咱们没有关系了。反正能够骗取到丘力居的收货信物就可以了。”

    刘显觉得,单永这个办法不错,起码要比自己原来所说的,说出了关后就被一些马贼给抢了的借口好得多了。被马贼抢了货物,这个了只是自己的一面之词,信不信那是刘虞的事。但是按单永的办法,那么就会让刘虞无话可说。

    至于丘力居的反应,或单永担心破坏了丘力居重新归降大汉的事,这些都不是刘显需要去考虑的。

    何况,刘显觉得,丘力居应该不会有机会派人去质问刘虞了。因为他很快就会被公孙瓒打败。

    “这些事,就交给你去办了。记住,调包后的货物,就交给徐商。”

    刘显决定让单永去办这个事了。

    :。:

    

    http://www.gdbzkz.com/dahanbazhu/13505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