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汉霸主 > 第二百零二章 曲阳突围

第二百零二章 曲阳突围

    “地公将军,他们有探子在外面,已经探察到朝廷官兵弄到了一批冬衣。这些天官兵没有继续攻城,是因为天气突然变得更严寒,他们的官兵缺少御寒的冬衣。原本朝廷方面也没有为他们准备有足够的冬衣,要等上一段时间才会有冬衣送达,可是他们居然自行弄到了一批。依他们的估计,朝廷官兵最快明天就开始继续攻城。”

    苦蝤将张牛角、黄龙等人获得的一些最新消息情报告诉了张宝。

    “原本如此,他们竟然还能刺探得到外面朝廷官兵的情报?看来,他们这插有探子在官兵当中了。”张宝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如今我们军中缺衣少食,士气一天不如一天,万一城池被攻破,那么我军就只有全面溃败的情况。如此,如果还想突围的话,的确得要抢在朝廷官兵新一轮攻城之前突围。这多少都会让官兵有些措手不及。”苦蝤低声对张宝解释道。

    “嗯,本将军知道了,你说的情况,本将军又何尝不知道?只是如今我们大势已去,本将军亦无力回天。好吧,那就今夜凌晨。本将军会全力为你们掩护。”张宝说着一顿,静静的看着苦蝤,慢慢的将他的宝剑抽了出来,在他的面前一划,道:“苦蝤,这一次,本将军是看在你们的确是太平道教众,同为黄巾军的份上,可以为你们的突围作掩护。但是,张牛角还有黄龙他们是怎么想的,你我心里都清楚。他们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地公将军在。所以,如今一别,你我从此便再无关系。本将军要告诉你的是,本人虽为地公将军,但却不是太平道教主,亦不是黄巾军的真正大首领,所以,有没有本将军的首肯,对于你们重新建立黄巾军的大本营都没有什么的影响。我们三兄弟所创立的太平道,跟黄巾军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我对你们就只有一个要求,你们今后,只可以打着黄巾军的旗号,但是却不可以再打着太平道的旗号来行事。因为你们,甚至是我张宝,都已经背弃了太平道的教义,所以,我们都已经没有资格再打着太平道这个神圣的旗号。明白吗?”

    “苦蝤明白!以后,我们就只是黄巾军,跟太平道再也没有关系。”苦蝤依然低着头,眼角边却流下了两行泪。

    太平道在他的心目中同样也是一个神圣的存在,但他也很明白,现在黄巾军行事,真的背弃了太平道的教义忠旨,他已经没有资格再称自己为太平道教众。

    曾经,他们都是满怀理想,一心想建立一个太平世界。可现在,还有谁再按他们原来的教义行事?

    “明白便好,多行不义必自毙啊。我等行事,逆天而行,如此才注定我们要失败,望你们好自为之,走吧。”张宝仰头望着夜空,目光深邃。

    “地公将军保重!”

    苦蝤给张宝叩了一个头,然后就退了出去。

    张宝不知道,其实张牛角及黄龙等人,是打算强行把张宝带走的。只不过,他们在这里也不敢乱来,因为动了张宝,马上就有可能引发内乱,曲阳城就有可能不攻自破,他们也根本就来不及布置突围的事宜。

    何况曲阳黄巾军,包括了苦蝤在内,都不会同意强行控制张宝的。他们当中,像杨凤等人亦不会同意。

    “来人!给本将军点齐军马!”

    张宝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才猛然的对外面喝令。

    张宝在点将聚兵的时候,有不少黄巾将领头目等等,以及他们的人马并没有听调集结。但张宝也没有再去计较,因为他很清楚,那些没来的,估计就是已经选择了跟张牛角、黄龙等人一起突围。

    在现在的情况之下,人各有志,张宝也看开了,没有去勉强。

    城内的黄巾军在行动,城外的朝廷官兵亦在做着准备。

    刘显送来的冬衣已经分发了下来,官兵穿了冬衣之后,再也不用畏惧严寒,起码,可以外出作战了。如果没有冬衣,到了军帐外面,不用多久就会被冻僵,根本就没有什么的战斗力。

    不过,他们要等到天亮之后才会开始攻城。所以,天亮之前,城外的官兵大营,几乎都是静悄悄的。

    刘显并没有马上离开官兵大营,而是在郭典的安排之下,在一个军营里安歇一晚。

    另外,刘显也跟郭典落实了一些事。

    比如,从军中先支付刘显两百万钱。但也就只有这两百万钱了,其余的一千八百万钱,将会全部用别的物资来抵债。

    甚至,刘显还想获得一个矿区的开采权,只可惜,郭典没答应,也就只答应用棉花或是别的物资来抵那一千八百万钱。

    军中的那些损坏的衣甲武器之类的,刘显也不用想了。这些朝廷军方得要回收重铸的。

    不过,骡马以及一些受伤的战马,甚至是一些耕牛,他们都可以交给刘显。

    这些也是刘显必须的,受伤的战马,可以养好,一部份马蹄受损的战马,刘显也或者可以给那些战马弄一个马掌,弄一个马蹄铁。或许,这些战马不能再作为战马来使用,可是,平时拉拉马车或许还行。

    最重要的,弄到了一批马匹,刘显就可以自己搞一个养马场,用不了几年,就会有大批的战马。

    跟郭典谈了不少事,然后刘显才跟黄忠一起,在军帐里躺下。

    这里的天气还真的太过寒冷了。这夜里,就算是有火盘一直燃着,可依然让人感到气温的冰冷。

    不过,刘显跟黄忠都不会惧怕严寒。

    黄忠自身的赤炎真气足可以抵御严寒,而刘显的太平真气,当中也包括了火属性的特性,让太平真气在体内自由运转,如此自然就不会感到寒意了。

    或许正因为如此,刘显跟黄忠都睡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天快亮的时候。

    突然一阵山呼海啸的喊叫声把刘显及黄忠一下子惊醒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刘显第一时间从行军小床上跳了起来,而不远处的黄忠,却已经闪身出了军帐。

    黄忠的反应,自然要比刘显快了许多。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杀啊!”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杀啊!”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杀啊!”

    ……

    刘显的听觉一下子清晰了起来,耳中传出了黄巾军的叫喊声。

    “不好!是曲阳城内的黄巾军突围了。”

    刘显第一时间的反应。

    然后也冲出了军帐。

    到了军帐外,却发现军帐之外也全都动了起来,全都是官兵的人影。

    此时,黄巾已经冲到了一个军帐前的一杆旗杆之下,纵身一跃,攀着旗杆就往上爬。

    片刻,他就到了高处,但他也仅只是看了两眼,马上就纵身落下。

    “少主,曲阳城的黄巾军好像顷巢而出,朝廷官兵各个营地都遭受到了黄巾军的冲击。另外,看情况,是东面的声势更大一些,估计,黄巾军的主力要从曲阳城东方向突围了。”

    黄忠返回刘显的身前,对刘显说了他所看到的情况。

    “黄巾军的主力向东面突围?”刘显听了一怔,但跟着却摇头道:“不,不太可能,黄巾军只可能向西向北突围,无论是向东或者往南突围,都不利于他们逃走。向东的黄巾军,可能是愰子,是为了吸引官兵的注意。”

    “有可能,但是,少主,这些不是我们要担心的,现在各个军营都有些乱,虽然还没有波及到我们这里的中军大帐。可是,我觉得还是先撤吧。先离开军营再说。”

    黄忠有些担心的道。

    “别担心,他们攻不进大营来,走,我们先去跟黄叙他们汇合。嗯,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还是得要提醒一下皇甫将军。我推断,真正的黄巾主力,可能会向西面突围。”

    “现在到处都有些乱,谁知道皇甫将军在哪?”

    此营中的官兵,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混乱,他们只是紧急集结罢了。一些将领,已经率着官兵往那些突围的黄巾军杀过去了。

    刘显和黄忠前往黄叙等人的军营,路上碰着不少官兵,倒也没有为难刘显,只是让刘显及黄忠不要乱闯,以及被误伤。

    刘显想跟这些官兵提醒一下,但是他们也只是一般的士兵,他们现在也有他们的任务,不可能去向皇甫嵩报告什么,何况,现下他们也都不知道皇甫嵩在哪里。

    如此刘显也只好作罢,和黄忠一起,很快就找到了黄叙所在的营帐。

    这个时候,皇甫嵩并不在这个大营当中。他而是到了城东外的官兵军营去巡哨。

    他计划天亮后就要开始对曲阳城发起总攻,希望这一次可以一举攻下曲阳城。在这战争之前,他感到有些不太安稳,生怕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问题。所以,特意巡视一下各个军营,察看各个军营的主攻官兵的各种攻城物资是否已经准备妥当。

    可没想,天快亮了的时候,曲阳城内的黄巾军居然突然大开城门,开始突围了。

    这的确打了皇甫嵩一个措手不及。就好像自己憋足了劲,这一拳都还没有打出去,就被对方先打了自己一拳。让敌人抢了一个先手。

    原本还想着,黄巾军已经被打怕了,不敢再出城来跟官兵正面交战。谁想他们还真的敢来?

    这拂晓之前的黑暗,的确是很黑,大地一片黑暗,哪怕是他们的军营一直都有着火光,但火光映照出去的距离却不是太远。

    黄巾军明显是早有准备,当官兵发现曲阳城的城门大开,有无数黄巾军涌出城来的时候,其实早就有黄巾军潜出城来,潜近到了他们的军营前。

    也幸好,官兵军营四周都有障碍物,那些杀近到军营前黄巾军,却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杀得进军营内。这样,也就给了官兵一定的反应时间。

    还有就是,官兵经过了这数天的休整,他们其实并不累,就只是冷而已。何况他们也都不是刘显,不是黄忠,没有护体真气。所以,在这样寒气直往身上钻的情况当中,官兵军营的士兵,其实并不是睡得那么死。

    再有,他们整装待发,天一亮就准备开战了,所以,许多官兵,其实都是带甲而卧的。

    战斗一打响,官兵军营内的官兵,马上就发应了过来。他们一冲出军帐,就投入了对那些潜杀过来的黄巾军展开了反击。

    但是战斗很激烈,这些黄巾军居然也是人人用命,根本就毫无保留的向官兵发起了冲杀。

    此后,就是张宝率着一支军马,要着地公将军的旗号,杀到了曲阳城东的军营前。

    皇甫嵩恰好在东面的军营,这一眼就看到了地公将军的旗号。

    “不好!这张宝亲来,恐怕黄巾军要突围了,他们攻打我们各个军营只是为了掩护张宝突围?”

    皇甫嵩在东边的一个军营中,登高观察,一边对左右的亲兵道:“还真的是张宝,他所率的人马,怕有数万之众,这都是他的主力了吧?如果他们的主力只攻我们主面,如此我们的兵力还真的处于劣势。不行,赶紧给朱将军传报,让他集结人马,前来支援,从侧翼攻杀张宝的大军。”

    “幸好我军早有准备,这样也好,跟他们打野战要比打攻城战更好。现在,就是消灭黄巾军的最好时机。再传令下去,着各军营官兵,不用担心会被黄巾军攻破他们的军营,他们就只需要消灭骚扰他们军营的黄巾军后,马上就给我包围过来,务必要将张宝留在此地。另外,命郭典将军,不用管已经出了城的黄巾军,知会他只率其部众给我攻城就好。只要他率官兵杀进曲阳城,那么黄巾军就肯定大乱。”

    皇甫嵩两眼放光,看着张宝的大旗,知道这是一个灭杀张宝的最好时机。

    皇甫嵩自然不知道曲阳城内还有许多黄巾渠帅。

    当然,就算他知道又如何?他的最主要的目标,依然还是张宝。

    所以,就算他现在知道还会有另一支黄巾主力从曲阳城西突围,他也只会盯着眼前的张宝。

    

    http://www.gdbzkz.com/dahanbazhu/11973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