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汉霸主 > 第一章 帝皇的后裔

第一章 帝皇的后裔

    “少主!少主!你快醒醒……”

    “少主,主母快不行了,你可千万要挺住啊,可不能有事!”

    “少主,醒醒啊……”

    刘显迷迷糊糊间,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的摇曳,隐约还听到有人带着哭腔的叫声。

    “咳咳……”刘显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极虚弱,应该是躺在床上。

    “少主!你醒了?太好了!”

    “你、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刘显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只见眼前是一张哭丧似的老脸。

    “少主,你病糊涂了?老奴是郑风,你郑伯。”他说着,神色忽又极为焦急的道:“啊,既然少主你醒了,那就快,我们赶紧去看主母,她快不行了。”

    “少主?主母?谁不行了啊?”刘显一时有些发懵。

    “哎,先别说了,来,我们快去!”

    这个自称郑伯的老人,不由分说的一把扶起了刘显,然后直接将刘显强行的背到了背上,跟着啪啪啪的健步如飞的走了起来。

    看不出,这个老人还有一身气力。

    “哎呀!头痛死了……”刘显被这老人背着一晃,身体就有如散了架一般的发痛,还有头,也在痛。

    不过,头痛是因为头脑中忽然间如爆炸一般炸开,一下子迸出了许多记忆画面,这些画面,如放电影一般,在刘显的脑中以极快的速度闪过,快得让刘显感到天旋地转。

    记忆很杂乱,使得依然还处于一种迷糊状态的刘显一时竟难以理清头脑中的那些记忆画面。

    不过,哪怕还没能完全理清这些记忆画面,但起码让刘显知道,自己极有可能是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刘显作为一个业余的历史考古爱好者,家人也不在了,一个人又无牵无挂,平时比较喜欢冒险。这一次,应某博物馆馆主的邀请,一起进入了一座疑似是汉代古墓的地下墓穴去考察,结果墓穴塴塌,他被砸晕了。这一醒来……

    “主母!谢天谢地!少主醒了,老奴把少主送过来了,您看有什么话要跟少主说的。”老人极为担忧的把刘显放到了床沿边上,让刘显能够坐在床沿。

    刘显接收了头脑中的记忆,虽然还有些混乱,但眼神已经慢慢回复了清明。

    他看清楚了,这是一座古时代的那种土木结构的小阁楼。

    老人把自己背到这小阁楼楼上的一间古朴雅致的卧室。

    现在刚入夜,窗外还没完全黑透,但房内的油灯已经点亮,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之下,刘显看到了床榻上躺着一个中年妇人,床边上还站着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小侍女。

    床榻上的中年妇人面如金疮,消瘦得脸颊都凹陷了下去,不知道为何,刘显这一眼看到,就有一种极为熟悉且亲切的感觉。

    在看到此妇人一副病入膏肓如将弥留之际的样子,心底里就无由来的一抽,鼻子一酸,眼泪就忍不住涌了出来,啪啪的往下掉。

    “娘、娘亲……”

    刘显似不受控制的张口叫了一声。

    “咳咳……显儿……我的显儿,让、让为娘再多看你一眼……”中年妇人一听到了刘显的叫唤,她整个人都一震,原本闭着的双目,此时一下子睁了开来,咳嗽着,努力的想要坐起来。

    “夫人!”

    床榻边守着的小丫头,她的小脸上一直都挂着泪珠,她本要给刘显见礼,但此时见到夫人要坐起来,赶紧上前扶着。

    “显儿、显儿,都是娘亲不好,若不是娘亲,也不会连累得你也这样……来,让娘多看你一会,娘恐怕是不行了……”

    中年妇人有些激动,但她太虚弱了,说一句话都要喘了好几口气才能说完。

    “娘……你说什么呢。”刘显下意识的坐近了一些,看到了她从被窝内伸出来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刘显心里又是一痛。

    “孩子,你不怪娘亲吧?娘知道你不会怪娘亲,这或许也是咱娘俩的命吧,本来你父亲去的时候,娘就想随他而去了,苟活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了……只是娘不甘心啊,不能连累了你啊,你还这么小……”

    “娘!别说那样的话,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你也一定会好起来的。”刘显抓住娘亲的手,心如刀绞。

    这个中年妇人是原刘显的母亲梁氏,当然,刘显继承了原刘显的一切,心底里亦将此妇人当作是母亲。

    刘显现在也慢慢的清楚了一些事。

    他应该是穿越到了东汉末年,也就是三国时代。

    时间是中平元年,公元184年。

    这一年,因为朝廷腐败,边疆战事不断,又逢全国大旱,疫病四起,民不聊生。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纷纷揭竿而起,他们头扎黄巾,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向官僚地主发动了猛烈攻击。

    虽然大汉国势日渐趋弱,可瘦死骆驼比马大,大汉朝廷出兵镇压,并解除党禁,号令天下义军反击。

    很快,就把张角所领导的黄巾军打得节节败退,各路黄巾军纷纷被消灭,张角所部黄巾军被迫撤退,被官兵及义军困在广宗。

    不久,张角病亡,广宗被攻破,张角之弟张梁亦被官兵所杀。这一场历史上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宣告走向了尾声。

    时下,已经是184年10月份,官兵及义军正在肃清巨鹿郡境内败亡流窜的黄巾军。

    而原来的刘显,一直就生活在柳林村。柳林村隶属巨鹿郡所辖,位于巨鹿郡北部地区,但离巨鹿、广宗有百里之遥。

    巨鹿人张角起义,对巨鹿地区的百姓影响很大,不少当地青壮百姓都参加了黄巾军。但缺乏组织纪律性的黄巾军后来变质了,化身暴徒强盗,对巨鹿郡内的一些村庄烧杀抢掠。后黄巾军主力被困广宗其间,巨鹿郡各地又遭受到了官兵的清剿,部份官兵,借清剿黄巾贼之名,也对一些村庄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掠。

    整个巨鹿郡,烽烟四起,许多地方都受到了无妄之灾,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十室九空。

    一些被黄巾军或是官兵屠灭的村子,没有收敛尸首,尸体暴露在空气中腐烂发臭,引发了尸疫疾病。

    刘显母亲心善,接触救助过一些逃难到了柳林村的患病者,然后就感染了尸疫疾病,此后又传染给了原来的刘显。

    母亲所说的连累了自己,说的就是这个。

    她自然是不知道,此时,原来的刘显已经死了,现在换了一个来自后世现代人的灵魂。

    或许,自己已经好了,这应该是穿越福利吧。刘显觉得现在的身体就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并没有什么不适。

    但这尸疫疾病啊,就怕是后世,治疗起来都很麻烦,亦没有太有效的治疗。

    刘显哪怕是穿越来的人,可他却不是医生,看着眼前被疫病折磨的母亲,他也毫无办法。

    “好好,娘不说那样的话,你、你近一些,让娘好好看看你,跟你多说一会话。”梁氏这时努力抬起一只颤巍巍骨瘦如柴的手,抚到了刘显的脸上,她那本是有些无神的眼睛,此时却发亮,喃喃的道:“像,真是太像了,像你父亲。”

    “我的父亲?”刘显搜索了一下记忆,发现这一世的刘显竟然没有父亲的记忆。

    “嗯,你很像你的父亲,你现在也年满16岁了,应该告诉你了。其实你郑伯也知道一些情况。”

    梁氏瘦巴的脸容一肃,道:“显儿,其实你是汉室宗亲,你父亲乃先帝桓帝亲弟弟勃海王刘悝,一定要记住了!”

    勃海王刘悝?先帝的亲弟弟?自己竟然穿越为勃海王刘悝之子?成了汉室宗亲?成了先帝的侄子?成了帝皇的后裔?

    刘显一脸震惊。

    “显儿!你、你一定要记住,如有幸大难不死,将来你一定要为父报仇!你、你父亲死得冤啊……”梁氏这时语气中带着一股深深的恨意。

    “你、你父亲当年已经接到了先帝桓帝遗诏,被召回京继承大汉帝位,但当时朝中大权旁落,反诬你父亲谋反,被害致死。可笑……可恨呐……拥有先帝遗诏,将登帝皇大位的真命天子,竟然被朝廷奸贼以谋反罪名害死……呜呜……”

    “显、显儿,为娘要你发誓……”

    “一定要为你父亲平反昭雪,公示天下!”

    “一定要天下知道,如今皇帝实为伪皇帝,你父亲才是真正的大汉正统皇帝!而你就是王子……太子!皇帝之位应该属于你!”

    “显儿,答应为娘,一定要从伪皇帝手里夺回皇位,恢复大汉正统江山!”

    “对、对了,你应该还有两个亲皇姑姑,还有三个先帝的公主,她们是你的堂姐,你、你拿着这个……去、去找她们,请她们帮忙,恢复你的汉室宗亲的身份,请她们助你夺回皇位……”

    “显儿,一定要答应娘,否则,娘死也不瞑目!”

    梁氏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很激动,抚着刘显脸庞的手反手紧紧的抓住了刘显。而另一手这时也探了出来,将一张破旧的羊皮卷塞到了刘显的怀内。

    “娘!娘,你快别说了,别激动,我答应娘亲,我刘显发誓!我一定会恢复汉室宗亲的身份,夺回皇位,恢复大汉正统江山,为父亲平反昭雪!否则,天人共戮!”

    刘显看到了娘亲那瘦得没有一两肉的苍白脸上在这时居然出现了红映,这是回光返照?无比担心的赶紧正容发誓。

    “好、好……先帝遗诏……在、在张……”梁氏听着刘显的誓言,似欣慰的软软的点着头,嘴角现出一丝笑意,手一软,从刘显手上垂了下去。

    “娘!”刘显心头一顿,不由悲叫一声。

    “主母!”

    “夫人……呜呜……”

    郑伯和小侍女也意识到了什么,哭叫了起来。

    http://www.gdbzkz.com/dahanbazhu/10721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