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十二章 战场

第十二章 战场

    一个月后

    “遐川,开战之后你还是带一万轻骑从这穿插进去,切断敌人,我带两万重甲将士正面抵御,七越还是把守粮草。”叶发忠指着沙盘中的一处山丘道。

    “好。”

    “报!将军,皇上驾到,就在军营外。”

    叶发忠和冷遐川对视一眼,出营迎接。

    军营外,龙辇后跟着数百名禁卫军,还有数十个宫女随从。

    叶发忠和冷遐川来到龙辇前,跪倒在地行君臣礼。

    南唐皇急忙下车扶起二人。

    冷遐川这才发现后面的马车旁站着一位带着帷帽的女子,女子旁边站在楚涵曦。

    冷遐川随即释然,走到楚涵曦身边道:“师尊,你收到捷报了吗?”

    楚涵曦则一脸傲娇道:“嗯,你这战绩……还行吧,和我当年差远了。”

    唐荣清轻轻笑了一下。

    冷遐川倒也不在意,两人多年来互怼惯了,收放自如。

    只是看了看集结的三军,轻叹一口气。

    “怎么了?”楚涵曦缓缓道。

    “其一,今天一战是决战了,其二……虽说战火控制在边关,但还是让边关城镇被劫掠,百姓叫苦连天。”

    唐荣清听到此处咬了咬嘴唇本想问问百姓的损伤情况却被楚涵曦打断。

    “奇怪啊……”

    冷遐川不解道:“什么奇怪。”

    “仅仅二十万军队就让漠地流贼有勇气大规模侵犯南唐边境了吗?”

    “嗯,这确实是个疑点。”

    “先别想了,陪我在军营中走走,顺便说说你这些天所见所闻,荣儿也一起吧。”随即走开。

    冷遐川和唐荣清跟了上去。

    “这些天战事不断,但大的战役只有第一天和今日准备的决战,其他的都只是一些小战役。但最重要的是百姓,无数百姓因为流贼的烧杀劫掠失财丧命,虽然我和丑叔搭建了一些临时的房屋,但流民越来越多,人满为患,师尊你们前来所谓何事?”

    楚涵曦漫不经心道:“陛下要犒劳三军,荣儿心系百姓,要来前线一看,我嘛,就是来看看你被流贼按着打的模样。”

    冷遐川呵了一声道:“你上去才被按着打。”

    楚涵曦笑了笑,并未接话。

    三人行走不知多久,依然走到了军营大门,楚涵曦冷冷道:“什么时候出兵?”

    “大概两个时辰后。”

    楚涵曦看着蓄势待发的南唐边军缓缓道:“注意安全。”随后走向营帐。

    唐荣清看了看楚涵曦,又看了看冷遐川道:“叔叔就这么相信你?”

    “嗯,他一直很放心我。”

    楚涵曦在营帐中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拍了拍已经被捏褶的衣服。

    亲传弟子,怎么可能不担心啊……只不过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一个看不出罢了。

    两个时辰后

    冷遐川率一万轻骑快速飞驰至敌中,叶发忠则带着七越带领两万重装步兵正面御敌。

    黄沙满天,血流千里。

    “杀!”士兵喊声整天。

    冷遐川一剑贯穿一个冲上来的士兵,看着流贼七零八落的阵势稍稍松了一口气。

    流贼阵势已乱,丑叔正面抵抗的压力就会减小不少。

    正愣神着,三个流贼直直刺了过来。

    冷遐川反应过来用剑格挡,又一横扫将三人抹脖。

    “杀尽他们!”突然,四面出现许多流贼,直冲厮杀着的将士而来。

    冷遐川十分震惊,呆在了原地。

    怎么可能!哪来的流贼?!难不成……

    这时一名士兵冲到冷遐川面前道:“将军,四周的流贼不敌我军,全部向我部极速聚拢!”

    冷遐川冷汗如雨下,他知道自己预想成真了,流贼见败局已定,想集结所有兵力,吃掉这一万轻骑。

    冷遐川迅速思考出对策问道:“聚拢过来的流贼最为薄弱是哪方?”

    士兵想了想道:“应该是东方,东方是与叶将军交战,想来损伤最为严重。”

    “撤!从东方突围!”

    “是!”士兵抽出腰间号角,有规律的吹起。

    厮杀于战场的兵卒听到号角声立刻向东方撤去。

    冷遐川则翻身上马对着流贼喊道:“我是南唐将军冷遐川!尔等犯我南唐,伤我子民,我必和尔等贼子死战!若有胆识者,均可追上我与我一战!”随即向西北方向驰去。

    流贼听到此人是一位将军,立刻追了上去,只有约一成的人向东方追去。

    东线战场,叶发忠见流贼不再恋战,而是向西方驰去,十分疑惑。

    一名斥候来到马前作揖道:“将军,流贼东西南北四战线均向中心聚拢,怕是想要吃掉冷将军的一万轻骑。”

    “什么?!让四条战线的人快速支援冷将军!”随即喃喃道:“小侄子,你可不能出事啊,你掉一根毫毛你那师尊都得和我玩命。”叶发忠想了想楚涵曦的护短和阴狠,稍稍打了个寒战。

    有一名斥候跑到马前作揖后道:“将军,轻骑部队从敌人的包围圈突围了,一万轻骑只突围出来六百多人,还有就是……”斥候咬了咬嘴唇,没敢说下去。

    叶发忠皱着眉道:“还有什么?快说!”

    “我们并未找到冷将军,有几个轻骑兵说冷将军并未跟着大部队,而是独自一人驾马向西北方向飞驰而去。”

    “什么?!!”叶发忠听闻此言立刻驾马向西北方向驰去。

    ……

    军营中,南唐皇正焦虑着,忽然听到士兵兴奋的喊道:“将军回来了!我们胜利了!”

    顿时,喊声震天“我们赢了!将军威武!”

    南唐皇喜笑颜开,对着一旁太监道:“传朕旨意,叶发忠,冷遐川,七越护国有功,封赏黄金千量!”

    楚涵曦已经出了军账,径直走向归来的军队,随意拉住一个人问道:“冷遐川冷将军在哪?”

    士兵捂着胳膊上的伤口艰难答道:“冷将军和叶将军都受了重伤,现在应该在军医的营里。”

    楚涵曦下意识加重了抓着士兵手臂的手的力气,将士兵疼的龇牙咧嘴。

    看到士兵痛苦的表情,楚涵曦反应过来松开了手,低声道歉,随即径直向军营走去。

    此时,腹部被刺伤的叶发忠被军医按在床上包扎,前者却一直看着另一张床上昏迷不醒的冷遐川暗想:小侄子,你可要挺住啊!你要是出事了,你师尊得把我弄死啊。

    军医收拾药盒道:“将军,伤口包扎好了。”

    叶发忠立刻下床,来到冷遐川床边一脸焦急的对为冷遐川处理伤口的军医道:“他怎么样?”

    军医一脸为难,眼神中透露着无能为力。

    叶发忠吼道:“说啊!”

    军医回答十分艰难,仿佛用尽一生的力量“冷将军中了漠地的一种毒,如果再不服用解药怕是……”

    “怕是什么?”

    “怕是挺不过明天。”

    叶发忠听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望向他处。

    楚涵曦掀开帘子冲了进来,看到瘫坐在地上的叶发忠瞬间懂了一切,他示意军医先出去。

    待军医走出后楚涵曦小心翼翼搭上了冷遐川脉搏,良久,楚涵曦缓缓低语道:“想救你侄子吗?”

    叶发忠看着楚涵曦道:“有什么办法?”

    “帮我一件事。”

    “在所不辞。”

    “去漠地西北的幽兰山,我需要山顶的幽兰花,切记,将花连根拔起,否则药就没有作用了。”

    叶发忠沉重的颔首随即道:“兄弟,战场上我没能护下他,我很抱歉,但是,我一定会把药草带回来的。”

    楚涵曦微微颔首。

    叶发忠走出营帐,骑上战马,向西北极速驰去。

    楚涵曦为冷遐川擦了擦汗幽幽道:“小子,厉害啊,南唐两大战神为你忙前忙后。”随即叫来军医道:“你知道他中什么毒?”

    军医作揖道:“是。”

    “备药草,我亲自为他煎药。”

    “是。”

    楚涵曦看着冷遐川想起了一件往事:

    冷遐川七岁时高烧不退,那时自己也如现在一样守在他身边,一天两夜没有合眼。

    楚涵曦笑了笑道:“都多大了,还要人照顾。”

    如果你能没事,照顾你一辈子也行。

    遐川,挺住啊。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920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