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十一章 来袭

第十一章 来袭

    冷遐川交给七越缰绳后躬身进入车厢。

    “师尊,刚才为什么让我徐行?”

    “避免引起那个人的疑心。”

    冷遐川看了一眼楚涵曦。

    过了一会,楚涵曦幽幽开口:“那人是北越战神许象。”楚涵曦看了看冷遐川惊讶的表情示意其别说话“许象常年抵御北方蛮族,而我虽同为战神,却近十年没有战斗过了,如果他发现了我们,就算我与你联手也未必打得过他。”

    “叔叔,这个许象什么来历啊?仅仅只是北越战神就让您如此紧张嘛?”唐荣清嘟了嘟嘴道。

    楚涵曦深吸一口气道:“他不仅仅是北越战神,还担任了很多北越要职,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想当皇帝,北越皇室毫无抵抗之力。”

    唐荣清不解道:“那他为什么不推翻北越?”

    “忠心,虽说权利让人迷失方向,但他却可以保留初心,一心为国为主,三十年来从未改变。”

    “吁!”

    马车急停,将几人甩的身形不稳。

    唐荣清更是摔到了车厢木板上,坐起来后嘟了嘟嘴用右手用力擦着左手上的灰尘,十分认真的盯着左手,仿佛与自己较劲,模样让人怜爱至极。

    “荣儿没事吧?”

    “公主没事吧?”

    楚涵曦与冷遐川同时说话,两人对视一眼,楚涵曦道:“七越,外面怎么回事?”

    冷遐川扶起唐荣清后直接走出车厢。

    只见几名南唐士兵持剑恒立道:“下车!为什么擅闯南唐边境?”

    七越已站在马车旁。

    冷遐川看了一眼四周,并不是关口。

    于是微微躬身道:“几位,我们不是有意为之,只是在执行公务,不慎走错了道路,还请海涵。”

    几名士兵对视一样道:“执行公务?你是谁?”

    冷遐川看了一眼七越,缓缓道:“我是暗影阁长老杜宇天,这个是我的副手,车中是任务目标,不可被人看见。”

    “暗影阁长老?证明呢?”

    冷遐川笑了笑道:“因为执行任务,不便带着这些东西,敢问你的上级是?”

    “南唐战神,叶发忠。”

    冷遐川愣了愣,下车走到士兵面前,恭恭敬敬将九鸢递去道:“这是我的佩剑,你们可以将它交给叶将军,他会证明我的身份的。”

    士兵再次对视,一人接过九鸢,翻身上马,向南快速行去,其他人仍持剑横立,保持警戒。

    不一会,离去的士兵带着一位老人回来了。

    老人下马上前看着冷遐川。

    冷遐川被看的有点不舒服,连忙道:“您是?”

    “叶发忠。”

    冷遐川迅速躬身行礼。

    叶发忠却一把扶起了冷遐川道:“这里不是宫里和暗影阁中,不必这么多礼节。”随即摆了摆手,示意手下离开。

    士兵收剑驾马离去。

    叶发忠仍看着冷遐川。

    冷遐川不解道:“将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叶发忠白了他一眼道:“你忘了,我们见过。”

    “啊?”

    “你五岁那年,你师尊把你带回家,我刚好去找你师尊,看到你在一旁练剑,我因为刚刚受伤,脸上有疤,你还叫我丑叔叔呢。”

    “啊?年少不懂事,不慎冲撞将军,还请将军见谅。”冷遐川立刻躬身赔礼。

    叶发忠啧了一声道:“怎么,大了,胆子小了?你那个时候还想揪我胡子呢。”

    冷遐川立刻冷汗直流。

    站在车辙上看戏的楚涵曦看不下去了:“哎,老叶,能不能会说话一点,都把孩子尴尬成什么了?”

    冷遐川回头看着脸上都快写上唯恐天下不乱的楚涵曦眨了眨眼,又看到端坐在车厢中的唐荣清。

    暗想:宫中礼节真是缠身,繁杂多事。

    再回头,“丑叔叔”已经和下了马车的楚涵曦杠上了。”

    叶发忠白了楚涵曦一眼 “怎么,你徒弟叫我一声叔叔不乐意了?按辈分,就该这么叫!”

    楚涵曦鄙夷道:“怎么,见过他一面就以叔叔自居了?按辈分,什么辈分?要不把我们两的族谱搬出来,细细看看,没准你还得叫他一声叔叔,你想挖我墙角,你当我看不出来?他生是我的徒弟,死也是。”

    “你个不要脸的。”

    “彼此彼此。”

    “师尊,能不耍小孩子气了嘛?”冷遐川看不下去了。

    “好!来,子侄,我们回关口!”

    楚涵曦呵了一声,回到了车厢。

    七越,冷遐川也翻身上车。

    叶发忠上马为其开路。

    不多时,便到了一处镇子。

    楚涵曦拍了拍驾车的七越,示意停下。

    七越勒马停下。

    叶发忠调马回头,来到马车边道:“怎么了?”

    楚涵曦拨开侧车帘道:“买一顶帷帽,军营人多眼杂,我们必须保证公主不会被认出。”

    叶发忠微微颔首道随后下马朝着一家服饰店走去,不一会就带出来一顶白色帷帽,交给了楚涵曦,随后继续带路。

    楚涵曦将帷帽放在一旁,对着唐荣清笑了笑,随后对着坐没坐相的冷遐川翻了一个白眼。

    心想:仅教他习武了,却忘了教他一些礼节问题,平时又散漫惯了,真是不应该,回去要好好调教一下了。

    不一会,马车又停了下来。

    楚涵曦为唐荣清带好帷帽,摸了摸后者的头嘱咐道:“千万别摘下帷帽。”

    唐荣清则乖巧的点了点头。

    冷遐川已经跳下了马车,看着正在训练的士兵。

    楚涵曦先一步下车,又将唐荣清扶了下来。

    黄沙袭天,黑云压军。

    叶发忠将几人带回将军殿。

    又让士兵带上来一些瓜果。

    叶发忠本想对唐荣清行君臣礼,但被楚涵曦制止,随后让士兵先出去,士兵知道此人是楚涵曦,于是便纷纷退出去,随后道:“你是将军,能让你行礼的人只有皇室,你一但行礼,就暴露了公主身份。”

    叶发忠愣了愣道:“臣思考不周,请公主恕罪。”

    “将军不必如此,我随是皇室,却是晚辈。”

    叶发忠正欲再说什么,却被闯进来的士兵打断 “将军,西北漠地的流贼来犯!一路上烧杀劫掠!直逼军营!”

    “什么?”叶发忠拍桌起身。

    楚涵曦与冷遐川也同样起身。

    叶发忠拿起一旁佩剑道:“公主,涵曦,小川,七越,都跟我走!”

    楚涵曦制止道:“去哪?”

    叶发忠看了一眼楚涵曦道:“还能去哪?战场啊!”

    楚涵曦道:“那公主为什么要去?”

    “谁知道会不会有流贼偷袭军营,带上公主,稳妥一点。”

    楚涵曦冷冷道:“你要是让皇上知道你带公主上战场,你觉得他会不会和你拼命?”

    “那你说怎么办?留也不是,去也不是。”叶发忠拍手道。

    楚涵曦思考片刻道:“我带公主回京,七越遐川留下御敌。”

    几人交流眼神,迅速行动。

    楚涵曦带公主直奔马厩。

    七越冷遐川跟着叶发忠来到另一处军营,很明显,这是做行军规划的军营,三人都已穿戴好铠甲。

    七越和冷遐川第一次上战场,不免有些紧张。

    叶发忠发觉二人紧张,缓缓道:“不必紧张,我会护你们周全的。”

    “将军,此次西方二十余个流贼势力联合起来,集结二十五万大军,直奔边境而来。”

    叶发忠挑了挑眉道:“我们可以调动多少军队?”

    “回将军,去除守营、驻扎、防守它地的军队,我们仅有十万人可调动。”

    冷遐川不解道:“将军,您手上不是有六十万军队吗?为什么仅能调动十万人?就算有其他地方需要人手也不至于只有十万人吧?”

    叶发忠鄙夷道:“以后叫我叔叔,叫将军多有生疏。”随即解释:“前几个月,南唐大旱,于是我让二十万士兵卸甲归田。”

    冷遐川微微颔首,随即半开玩笑道:“那以后叫您丑叔?”

    叶发忠愣了愣道:“行,就这个!”

    冷遐川反倒愣住了:居然有人可以让别人说自己丑,再说……也不丑啊。

    “报!将军,流贼改变阵势,扎营与五十公里外,另外,我们已将情况报于京都,预计战报三日后到达,还有,粮草已经备好,已经启程运往指定地点。”一名士兵冲进来道。

    叶发忠微微颔首,随即缓缓布置任务道:“遐川,你带三万人绕到敌人后方,我带七万大军直面迎敌,你找机会穿插敌阵,打乱其阵势,七越负责带剩下的人看守粮草。”

    冷遐川与七越齐齐颔首,随即三人出营。

    史书记载:

    红日将歇,三军齐出。

    气势磅礴,军威尽显。

    万骑绕敌,驰至贼后。

    犯我南唐,尸骨无存。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8976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