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十章 归京

第十章 归京

    “陛下,许将军已经到了。”一名太监作揖道。

    “快让他进来!”

    声音刚落,许象便提着一柄剑进了大殿。

    无人敢拦着让他将剑放于殿外,只因这是北齐战神、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异姓王、军部尚书、北越禁卫军之主,皇权特许,可带刀上殿。

    民间传言良多。

    有人说他是将死之人。

    有人说他不到二十。

    还有人说他是天神下凡,长生不老。

    而北越皇帝只知道,此人虽重权在握,一句话便可以让北越抖三抖,却十分低调且忠心耿耿。

    此刻跪倒在地上的人十分孔武有力,生龙活虎。

    北越皇帝急忙上前搀扶道:“以后见朕不必行跪拜礼。”

    许象则毕恭毕敬道:“皇上,跪拜礼不可不行,这是对皇上的尊重与敬畏。”

    北越皇也不好说什么,赐座后直截了当道:“许将军,你应该知道我来叫你做什么吧?”

    许象微微躬身道:“清楚,臣的任务应该是找回南唐公主。”

    北越皇帝微微颔首道:“如果南唐想接机发动进攻,你还需要奔赴边境,整顿边军,做好应战准备。”

    许象点了点头,便退出了大殿,径直走向皇家马厩,牵了一匹通体黝黑的上等宝马便疾驰出城。

    “什么?!。你是说那个叫七越的是在西秦京都被攻破的时候在大街上捡的?”

    “是。”

    青衣男子思索着。

    铭浩一直单膝跪地作揖,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少主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齐修晔沉默一会道:“起来,你随我入南唐。”

    铭浩不解问道:“去南唐干什么?”

    齐修晔看了他一眼道:“认亲!”

    铭浩一脸茫然。

    他们在南唐确实有人潜伏,但是……却从不知南唐有少主的亲人。

    如果是少主的亲人……那不也是皇族么?怎么会冒险去做暗探呢?

    齐修晔看出了铭浩的茫然无措,悠悠解释道:“别猜了,他不是暗探,准确来说,他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清楚,可能还以为自己是被人遗弃的孤儿吧。”

    铭浩还是十分不解。

    齐修晔却再无回答,只是看向南方,眼神空洞,像是在回忆什么。

    阔别十九年,不知你还过得怎么样。

    仇恨像是一滩黑水,侵蚀着齐修晔的内心,让他的心越来越污浊。

    但唯有弟弟与妹妹……才能齐修晔的内心不再被仇恨蒙蔽得死死的,让那颗原本善良的内心回复一点点。

    他还记得西秦被攻破的那一天刚好过生日,于是他许了一个愿望:

    希望弟弟妹妹永远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我们三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只是没想到……那日之后,他们三人竟分别十九载。

    冷遐川驱马前行,虽然缓慢,但所幸北越将兵力集中在巫辛城附近找寻公主,所以边境并未戒严,不会搜寻车厢。

    这时,车帘被人轻轻拨开。

    冷遐川回头看了一眼道:“怎么了?师尊。”

    楚涵曦淡淡道:“过了边境我来驱车。”

    冷遐川只是微微颔首。

    一匹快马从身边略过,一个士兵飞驰至边境盘查点,下马后将一张宣纸交于看守士兵。

    “所有马车!一律减速停下!”一个士兵看了看宣纸后喊道。

    冷遐川与楚涵曦对视一眼。

    冷遐川停下了马车,拨开帘子走进车厢。

    唐荣清一脸茫然道:“怎么了?”

    冷遐川摇摇头道:“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查车。”

    七越道:“不会是北越皇室发觉是南唐劫人吧?”

    楚涵曦摇摇头道:“不会,现场可以得到p的证据都指明是山贼所为。”

    冷遐川沉思一会道:“我去问问怎么回事。”

    楚涵曦将一个荷包给了冷遐川。

    后者下场若无其事的向一个孤零零查车的守卫走去。

    一只手搭上了守卫肩膀,守卫以为有人要非法越境,急忙拉开距离,回头一看。

    冷遐川则笑了笑道:“军爷,不必惊慌,我就是想问问这北越边境怎么突然要查车了?”

    士兵则一脸鄙夷道:“不管你事,接受检查就行。”

    冷遐川环顾一下四周,凑近后将荷包递了出去道:“军爷,一点小小心意,我就是想八卦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

    士兵接过荷包打开瞄了一眼,白花花的银子闪着士兵贪财的眼神,士兵也看了看四周后示意冷遐川凑近。

    冷遐川则将耳朵伸了过去。

    “查车的原因是北越境内有一批军火被劫,怀疑要被运往南唐。”

    冷遐川则抱手相谢:“谢谢军爷!”随后回到了车厢里。

    “怎么回事?”

    “只是再查军火走私而已。”

    “如此便可安心了。”

    “后面的马车快点的!”外面传来士兵的吆喝声。

    冷遐川躬身走出车厢,挥动缰绳,徐行至士兵面前。

    士兵做事十分潦草,拨开车帘看了看便挥挥手示意冷遐川通过。

    冷遐川则挥舞缰绳快速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是在干什么?”

    “回将军,我们收到有人军火走私,所有在此查车。”

    “嗯,继续吧。”

    “是!”

    车厢外传来刚才的士兵和人对话的声音。

    看来,和他对话的绝对是个大官。

    楚涵曦后背发凉,冷汗侵蚀这后脊上干燥的衣物。

    “遐川,慢点!”

    冷遐川不明所以,但还是放慢了马蹄。

    马车再次徐行。

    唐荣清一脸疑惑“叔叔?怎么了?”

    楚涵曦摸了摸唐荣清的头,并未解释。

    “那边的马车是?”许象骑着汗血宝马幽幽道。

    “回将军,是查车合格的车。”

    “叫回来,我亲自再查一遍。”

    许象本就长得凶狠,加上十几年间征战四方,脸上留下了不少荣耀,看得人十分害怕,汇报的士兵也是全程低着头。

    所以,虽然士兵觉得查过的车不必再查,但还是叫停了冷遐川。

    “前面的马车!停下来!再次查车!”

    冷遐川收住缰绳,往后一看:一个膀大腰粗的汉子骑着一匹骏马徐行,看来是要查车。

    “还查?”冷遐川小声道。

    楚涵曦后脊的衣物已经被冷汗打湿,再无干燥的地方。

    他清楚,自己和冷遐川联手也不一定打得过这个人,毕竟对方是当之无愧的北越战神。

    虽然双方都是战神,但许象常年抵御北方蛮族入侵,而自己却近十年没有打仗了……

    “别动!放下剑!饶你不死!”

    一阵杂乱的警告传了过来。

    许象看望声音发出的地方,驾马急行前去。

    楚涵曦听到马蹄离开的一瞬间低声喊道:“走!”

    冷遐川一听不敢怠慢,挥动缰绳快速离去。

    许象则是刚刚解决完走私军火的人的反抗,对一个士兵道:“押下去,交给最近的县城审理案件。”

    “遵命!”

    许象看着刚才冷遐川一行人停留的地方思索了一会向边防泗泾河疾驰而去。

    另一边,齐修晔和铭浩快马加鞭来到南唐与北越边境。

    两人骑马站在汉沽关的外围——一处两百米高的山脊。

    铭浩道:“少主,还有两天就可以到南唐国都了。”

    齐修晔微微颔首道:“不着急,过了汉沽关,找个茶楼休息一晚。”

    铭浩颔首。

    齐修晔则看着远方的夕阳。

    夕阳十分美丽,发出的光将山中的植被覆盖,仿佛将人间裹成了一个金色的海洋,另一边的星星迫不及待的想接班,将经过的地方染上了黑色,星日交替,美轮美奂。

    齐修晔轻叹:“美到无法描述啊……”

    如果你们也在这就好了。

    可我既希望你们在,又希望你们不在。

    毕竟,这复国之苦痛,我一人承受便可。

    铭浩看到齐修晔眼中有些许泪光。

    他这才反应过来,少主不是心狠手辣,冷漠无情,只是他必须扛起原本属于三个人的责任。

    若不是命运相逼,谁想年纪轻轻就抛弃一切,承受非人的压力与责任。

    说到底,还是命运捉弄人啊。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866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