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九章 身世

第九章 身世

    “哇!好厉害的笛子!”

    冷遐川被唐荣清的一阵声音吵醒,他四处看了看,发现不远处唐荣清十分可爱,眼神中净是崇拜的拍着手,眼睛都直了,像看见宝贝一样看着楚涵曦手里的笛子。冷遐川又看了看地上的碎石,努力回想了一下,那里原先是楚涵曦过夜睡觉的地方,瞬间明白:小丫头被楚涵曦一招碎石给震惊到了。他摇了摇头接着睡觉,不就是用笛子一招破石嘛,他又不是做不到,等等……黑笛一招破石!

    冷遐川翻身半躺在树上,看着地上的碎石,真的碎了……

    楚涵曦注意到了冷遐川的不可置信的眼神,对他笑了笑,又用眼神看了一眼唐荣清,意思是:我厉害我就能让小女生为我尖叫,你行么?

    冷遐川白了他一眼,从树上跳下来,走到楚涵曦身边贴在后者耳边小说道:“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俘获芳心,俘获又怎么样?”

    楚涵曦淡淡回应道:“你俘获不了,但我可以,我演示的时候有小姑娘为我加油。”

    冷遐川感觉肺都快炸了,就差肝火攻心把血吐在楚涵曦身上了,随即表示不服。

    楚涵曦看了看冷遐川道:“来啊,比试比试?”

    冷遐川当即应允。

    正巧七越处理完野鹿,为二人充当裁判。

    唐荣清则在一旁为楚涵曦呐喊助威:“叔叔加油!叔叔最棒!叔叔打败他!”

    楚涵曦微微一笑道:“看你有伤,让你三招?”

    冷遐川拔出九鸢恶狠狠道:“不需要!师尊,今日一战,战的可是我的尊严!我不会留手。”

    楚涵曦低声笑了笑想:虽然在别人面前成熟稳重,在我面前却还是这般争强好胜……还挺幼稚,就是逗他玩玩,没想到这家伙还想接机和我比试比试。

    思索间,冷遐川已直直刺过来,楚涵曦闪身躲过,将笛子搭在剑柄上,冷遐川翻转九鸢将笛子顺势弹开,随即将九鸢横斩向楚涵曦腹部,楚涵曦将笛子拉下,击退九鸢。

    两人中间再次隔开几丈之远。

    冷遐川不在主动进攻,而是静下心来防守。

    楚涵曦迅速突进到冷遐川身边,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

    冷遐川防备不及,只能用剑格挡,却还是被击退几步远,楚涵曦承其重心不稳,将长笛搭在前者脖子处,随后幽幽道:“你输了哦。”

    冷遐川看了看脖子上的长笛,知道自己输了,撇了撇嘴道:“是,师尊最厉害了。”

    唐荣清已经看傻了,七越并不是没有见过二人比试,但仍是很震惊。

    反应到比试结束的唐荣清跑到楚涵曦面前,抬头看着楚涵曦十分崇拜地鼓掌“叔叔最厉害了!”

    冷遐川却在一旁掏出《嘉云剑法》细细的看着。

    七越看到这一幕将楚涵曦在唐荣清不解的目光中拉到一遍小声道:“阁主,阁少不会……”

    “嗯?”

    “不会是吃醋了吧?”

    楚涵曦看看冷遐川,又看看唐荣清,小声答道:“不会,遐川只是胜负欲太强了。”又向唐荣清招招手。

    唐荣清飞快走了过来。

    楚涵曦摸了摸她的头宠溺的笑了笑道:“吃完早饭我们回家好不好?”

    唐荣清乖巧的点了点头。

    楚涵曦考好野鹿后分给了三人,自己又吃了一点后楚涵曦带上七越,冷遐川带上唐荣清。驾马向山下飞驰而去。

    不出两个时辰,几人到达两国边境的小镇。

    楚涵曦在小镇外围道:“遐川,你去看看又没有马店,租一辆马车。”

    冷遐川点点头,便将唐荣清放下来,驾马徐行进了小镇。

    不一会便带着一个牵着马车的人来到几人面前。

    冷遐川点点头。

    店中小二懂了意思,将马车放在这,取下缰绳,牵着马回了小镇。

    冷遐川将缰绳换到另一匹马上,随后道:“除了公主外,每人换着驱车,每二十里换人,刚好可以出境。”

    楚涵曦扶着唐荣清上了马车。

    冷遐川和楚涵曦齐齐翻上马车。

    七越则等到几人进入车厢后,上车驾马驱车。

    黑衣男子跪地作揖道:“少主,对不起,是我不小心让人骗了。”

    青衣男子淡淡道:“无妨,并不是全怪你,但误了我的事……”青衣男子有瞪了地上求饶的人一眼“该当何罪啊。”

    求饶之人惊慌道 “请少主恕罪!”

    青衣男子盯着冷遐川等人的马车淡淡道:“回巫辛城后,自己去总部领罚。”

    “谢少主不杀之恩!”求饶之人迅速叩头谢恩。

    “铭浩,你去跟着他们,切记,不要让他们发现了,你是我唯一的亲信,别丢了我的人。”

    “是。”青衣男子身边一名男子道。

    随后,铭浩驾马疾驰向冷遐川等人离开方向而去。

    青衣男子示意求饶的人站起来。

    后者不敢怠慢,立刻起身。

    “唰——”

    电光火石间,后者就躺着了地上。

    青衣男子将剑收回剑鞘,对着被摸了脖子,倒地不起手下淡淡道:“既然误了我的事,那你就是罪大恶极。”

    随后驾马向着亲信追去的方向驾马徐行。

    “什么!!你再说一遍!”

    “禀陛下,和亲使团在巫辛城外被劫,南唐公主不知所踪。”

    “是谁这么大胆!”

    汇报的小吏跪在大殿中,头按在在地上,不敢看着龙颜大怒的北越皇帝。

    “快!用巫辛城所有军队去找,通知附近县城,调派兵力支援,务必找回南唐公主!同时悬赏,谁能找回南唐公主,封他为王侯,赏千两黄金,百亩土地!”

    “是!”,汇报的小吏退出了大殿。

    北越皇帝冷静了一会喊道:“传口谕!让许象来见我!”

    立刻就有一名太监压低身子急行向宫外走去。

    冷遐川在一条溪边靠着一颗柳树躺着,好不悠闲。

    楚涵曦嫌弃的看着冷遐川,又看了看四周和在溪边装水的唐荣清与七越感叹道:“当年把你护下,到现在可以长大成人,竟过去了十九年啊。”

    冷遐川听到这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不解道:“师尊,你说的可是七越?”

    楚涵曦点点头道:“当年我和叶发忠攻入西秦国都,看到有北齐士兵在烧杀抢掠,于是我派人拦截,机缘巧合下,护下了七越,但我来晚一步,七越的父母都已被杀害,所以我索性收养了七越。”

    “就护下了一个?”

    “不,我亲力亲为的还有一个女孩,但当时突然冲出来一些士兵,与我厮杀,我受了点伤,但杀光了对面,那个女孩也在混乱中被西秦的人抱走了,可能是觉得我会对那个女孩不利吧。”

    冷遐川盯着楚涵曦脸看着。

    楚涵曦有点不自在,冷冷道:“想干什么?”

    冷遐川一脸认真道:“可能是你长得……太凶狠。”

    楚涵曦呵了一声道:“容貌方面我确实差你一点,但我当年战胜归来掌管暗影阁的时候可是被评为南唐最柔美男子。”

    冷遐川厚脸皮道:“谢谢师尊认可。”

    “……”

    一旁,青衣男子的亲信铭浩记下了两人对话内容,小心翼翼从灌木从中抽身,缓缓至远处拴马的地方,翻身上马,向反方向而去。

    “没想到这个阁少身边的帮手居然也是十九年前从西秦大街上带回来的,那……少主要找的人会不会自始至终都是错的……这个七越才是……”

    铭浩不敢多想,只能快速找到少主,汇报此消息。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7847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