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六章 重伤

第六章 重伤

    唐荣清紧紧抓住冷遐川的衣襟,双手止不住的发抖,一是因为晕血的劲还没过去;二是因为她知道这次是真的背水一战了,刚才还能有多人帮助冷遐川,现在身边只剩下了一个护卫。

    冷遐川冷冷道:“你们是谁的人?”

    “阁下这就不用知道了,把那个女子交给我们,我们可以放你一马。”

    冷遐川瞥了一眼唐荣清,又看了看七越。

    七越心领神会,开口挑衅道:“我家阁少不喜欢和快死的人说话,来吧,一个一个来还是一块上?”

    “呵,狂傲,那就去死吧!”说罢,领头的黑衣男子冲了上来,手下的人也紧紧跟着他冲锋,冷遐川将唐荣清扔到七越的马上,也冲了上去。

    七越则带着唐荣清飞驰而去,唐荣清往后匆匆一瞥,看到九鸢在冷遐川手中如同他自己的肢体一般,收放自如。每挥舞一下,便是一次血液的迸溅。

    冷遐川独战十余人,左臂被贯穿,地上多了十几具尸体。

    冷遐川捂着受伤的胳膊,用右手单手驾马勉强的向七越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青衣男子在暗处看着冷遐川逃走,幽幽道:“南唐暗影阁阁少,天下三大至尊刺客之一,果然厉害,居然能以一己之力独战我的微团。”

    “那少主,我们?”一名下属问道。

    “接着追,除非他们过境,否则一定要把南唐公主抢过来。”

    “是!”

    “少主,为什么过了边境就不追了?”一个地位明显高于一般下属的人问道。

    青衣男子瞥了他一眼道:“这世上,唯有三人让我害怕,楚涵曦、叶发忠、许象,我收到,情报,楚涵曦和叶发忠此刻都在边关,而许象虽在北越京都,但如果边关动静大了,保不准许象也会前往边关驻守。”

    下属恍然大悟。

    青衣男子又道:“对了,尽量不要伤到冷遐川。”

    下属不解道:“为什么?”

    青衣男子冷冷道:“问这么多干什么?还不快让人追?”

    “是!”下属带着几人上马追去。

    良久,青衣男子自言自语道:“我可不想得罪楚涵曦。”

    “另外……冷遐川,你该庆幸有一个好师尊,十九年前,你师尊护下我妹妹,我这么做……也算是报恩了。”

    冷遐川拖着受伤的胳膊追上了在几里外焦急等待的七越与唐荣清。

    七越看到冷遐川受伤的胳膊一时愣住了,不知是该翻身上马继续前行还是为冷遐川处理伤口。

    冷遐川刻意将伤口全部捂住,以免唐荣清见到血再次晕去。

    唐荣清则关心不已道:“你……没事吧?疼不疼?需不需要包扎?”

    冷遐川深吸一口气道:“没时间了,走,快速过境,七越,我们还有多久到边境?”

    “快马加鞭的话一天就可以到边境。”

    “好,我们走!”

    “可是阁少,您的手?”

    “不碍事,到南唐境内再处理。”

    七越看出冷遐川现在连驾马都有些许不平衡,但想到后者十分倔,只能拉着对自己阁少关心的唐荣清上马:“阁少,您走前面吧。”

    冷遐川看了她一眼,知道了她的用意,也没推脱,重呵了一声驾!

    七越也重呵一声驾,跟进了冷遐川。

    唐荣清在七越身后小声道:“真的不碍事嘛?”

    七越小声回复:“很碍事,但他很倔,所以劝也没有,只能尽快回到南唐才能为他处理伤口。”

    唐荣清没有接话,抿了抿嘴唇关心的看着前面飞驰的冷遐川。

    边关,汉沽关

    楚涵曦与叶发忠比试射箭,身边围满了士兵,众人都想看一看两位传说中的人物谁更厉害。

    两人各十箭,五十米外就是箭靶。

    楚涵曦道:“要不加点赌约吧?”

    “可以!”

    楚涵曦想了想道:“就……你若是输了,便为大家舞一曲;我若是输了,我为大家奉上一曲古琴。”

    叶发忠略微思索道“可以!”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拉弓射箭一气呵成。十息过后,双方的靶心上都插满了箭。

    叶发忠挥了挥手示意士兵上去数箭。

    楚涵曦则道:“一会可别耍赖啊!”

    “我看是你别赖皮吧!”

    远处的士兵突然大声道:“将军!平手!”

    楚涵曦与叶发忠对视一眼,快速走到箭靶处,士兵们也纷纷凑了上来。

    “全部命中靶心啊!”士兵纷纷惊叹道。

    叶发忠和楚涵曦相视一笑,哈哈大笑“看来今天,我们是都舞不了了啊!”

    突然,一名守门士兵跑过来作揖道:“将军,楚阁主,门口有个叫邢杨的找二位。”

    两人对视一眼,叶发忠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而楚涵曦早已走出数步之远。

    叶发忠也严肃道:“行了,都下去训练吧。”周围士兵只好意犹未尽的走向训练场各自训练。

    不一会,楚涵曦带着邢杨回来了。

    邢杨作揖道:“参见叶将军。”

    叶发忠却不开心了:“怎么?就七年不见,这么生疏了?按以前,叫我叶兄。”

    邢杨无奈的笑笑道:“行。”

    “你这次来是来干嘛的?”

    “哦,涵曦兄让我清理一遍暗影阁,我来给他说说。”

    楚涵曦不可思议道:“这么快?这也才三天吧?”

    “真的!”

    叶发忠听不下去了道:“无论你来汇报什么,我们进屋聊。”

    三人进了将军殿。

    邢杨道:“现在,暗影阁中刷出去了三分之二的人,剩下的人,我敢保证,无一人有嫌疑。”

    楚涵曦松了口气道:“如此甚好。”

    邢杨突然道:“涵曦兄,其实,我还有一事想与二位商议。”

    “什么?”

    叶发忠也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邢杨从袖中掏出几张宣纸道:“这是当年暗影阁对西秦情报遗留的问题。”

    楚涵曦翻阅着宣纸道:“有什么疑……”

    邢杨缓缓道:“你也看到了吧?西秦帝疑有一女,虽然一直未被打探清楚,但是当年西秦覆灭的时候,是可以彻查所有关于西秦问题的,其他问题皇上都批准了,为什么单单此事被驳回了?”

    将军殿陷入了一片死寂。

    南唐皇宫

    南唐皇听着刘公公汇报北越劫亲一事。

    南唐皇十分欣喜道:“传令下去,待冷遐川带公主回归,立刻封为嵘羽候,赏黄金万两,土地百里。另外,让边军秘密派人接应!”

    “嗻。”说罢,刘公公便退出了大殿

    南唐皇暗想:流儿,你看,你的孩子安然无恙啊,那你也能安息了吧。

    北越境内,第二日

    冷遐川与七越停在了一间茶铺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郊野外开一间茶铺,换谁都觉得奇怪。

    冷遐川满脸不在意的走进茶铺坐下道:“小二,上茶。”

    七越则将唐荣清扶下马并道:“公主,我们能休息的时间不多,请公主担待。”

    唐荣清看了看四周道:“无妨,这毕竟在他国领地,多呆也是不好的。”

    两人坐到冷遐川身边,刚好小二也将就茶端了过来。冷遐川给二人都斟了一杯茶随后对小二道:“你们这有酒么?”

    小二想了想道:“客官,有的有的,您要什么酒啊?”

    冷遐川道:“最纯的。”

    小二陪笑道:“好嘞,客官稍等。”

    唐荣清问道:“你……酒量很好吗?”

    冷遐川疑惑一下随即恍然大悟道:“不好,不是用来喝的。”

    唐荣清看到冷遐川微微发抖的手,随即便明白了。

    小二端着酒跑了过来道:“客官,您的酒,您慢用。”

    冷遐川微微颔首。然后便稍稍倒出一点酒,将衣袖折到肘处,将酒一点一点的敷在伤处。

    七越看到这一幕十分心疼与急躁,本想为阁少敷药,但被唐荣清抢先一步开口:“你要不要帮忙?”

    冷遐川看了一眼唐荣清道:“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处理。”

    唐荣清却转身离开。

    冷遐川微微震惊,两人都沉默了,现在的公主脾气这么大么?几分钟后两人反应过来,冷遐川眼神示意七越去把她带回来。

    七越正欲起身去寻,但是唐荣清却带着一些布子回来了。

    冷遐川和七越对视一眼,随即二人明白了唐荣清要干什么。

    唐荣清坐下后将布子给了冷遐川道:“你把布子缠上吧,可以保护上口。”

    冷遐川低声道谢。

    “驾!!”

    冷遐川警惕回头,看到不远一伙人正驾马而来。冷遐川迅速对七越道:“带公主上马。”

    七越拉起急忙收拾布子的公主就跑向马,一个利落的翻身上马,又将唐荣清拉上了马,七越回头本想看看冷遐川是否上马,但回头看到的却是腹部被射穿半跪于地的冷遐川!

    “阁少!!”

    七越正欲下马,却被冷遐川吼住了。

    “快走!!!”冷遐川拼着残余的力气冲到马前用九鸢重重的拍击了马的屁股。

    马在一瞬间便飞速奔跑,七越和唐荣清险些摔了下去。

    七越再回看之时,只见追上来的不明黑衣人越过冷遐川,紧紧跟了上来。

    七越深知自己打不过对面,只能加速前行。而黑衣人却越来越近。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7847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