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五章 回家

第五章 回家

    冷遐川等人潜伏于树林中。

    七越小心翼翼的走过来道:“阁少,北越使马上就要到了。”

    冷遐川缓缓道:“好,等使团走近,我们劫人,七越,你去杀独孤轩,店主,你带人与使团护卫纠缠,但是不要恋战,这毕竟是在北越境内,一但得手,直接撤退。”

    七越与李店主颔首道:“是。”

    冷遐川小声对李店主道:“一但有人受伤或者战死,能带走就带走,不能带走也要把尸体带走。不能给北越一点点把柄。”

    “遵命。”

    北越使团

    独孤轩驾马行于夕云峰,昂首挺胸,感觉十分高傲。

    而唐荣清正坐在婚车中,等待着冷遐川的到来。

    “啊!什么人!杀!”突然外面传来十分嘈杂的声音 。

    唐荣清更加不安,她知道,为南唐百姓免去战乱的 机会就在现在了。她掀开帘子,看到使团护卫正在与人厮杀,唐荣清毫不犹豫跳下马车。

    冷遐川一眼便看到了穿着婚服的唐荣清,用九鸢刺死一名冲杀过来的护卫,翻身上马。飞速骑到了唐荣清身边。一把拽住唐荣清的手,将她拉上了马,让她环住了自己的腰。

    唐荣清脸色微红,这毕竟是除父王外第一次与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不由得手环的更紧了些。

    正好七越也驾马来到冷遐川身边。冷遐川示意七越撤。

    但七越驾马径直向后面行去。冷遐川随着她的视线一看,发现了另一个目标——独孤轩。此时此刻,独孤轩正狼狈的四处逃窜。

    冷遐川也没时间看着独孤轩去死了。不知不觉,他的身边围了八九人。

    冷遐川重呵一声驾,带着唐荣清冲出了包围,扬长而去。

    七越则一剑杀了独孤轩,找到了还未跑远的冷遐川,驾马急追上去

    李店主等人看到任务完成后大声喊道:“走!我们撤  !”

    李店主拖着一个不幸为国捐躯的人的尸体迅速脱离了战场。

    “带人追。”刚才的青衣男子在暗处道。

    “是。”一名黑衣男子作揖道,随后带着十几名一模一样着装的人翻身上马,朝着冷遐川逃走的方向追去。

    北越使团还在战场不知所措,使团二把手声音发颤道:“兄弟们,南唐公主在我们手上丢了,我们怕是难逃一死啊!”

    “那……要不我们逃吧。”

    “对!逃!兄弟们,把盔甲脱了,四面八方的逃,我们一个人都别让抓住。”说罢,使团二把手便匆匆逃走。

    使团护卫见此也脱下盔甲,纷纷逃跑。

    不消片刻,一个粗汉带着一群人从山上走下来。

    粗汉看了一眼满地尸体嘿嘿道:“可惜啊,我要是早点下来,两波人都要死,你,还有你,去看看他们是什么人?”

    两个小弟走上前去,翻看着尸体,一个小弟回来道:“大当家的,这怕是朝廷的人。”

    粗汉大吃一惊道:“朝廷,是谁敢在北越地盘上和朝廷动手?”

    底下人纷纷对视几眼,无人敢给出一个答案。

    粗汉略微思考道:“你们!去看看周围有没有漏掉的人,把这些人的装备都打扫出来,带会山寨!”

    “是!”

    粗汉看着满地尸骸微微沉思。

    突然,被一个小弟打断了沉思“大当家的!这里有个美人!”

    粗汉急忙上前,一下就看到了一个美人躺在林中。

    粗汉故作矜持道:“把她带回去。”

    “是不是要当压寨夫人啊?”一名小弟贱兮兮的问道。

    “管你什么事?”大当家的踹了一脚小弟道。

    于是,李思静在山匪的起哄声中被带回了夕云峰上。

    边境   汉沽关

    楚涵曦轻吁一声,停下了马,看着前面的一座大型军营充满了感慨,他与叶发忠上一次相见,还是四年前的南唐皇生辰。

    楚涵曦并未着急,而是驾马慢行至军营门口,对看守军营的士兵道:“我是楚涵曦,要见你们将军。”

    士兵无不震惊。南唐两大战神之一的楚涵曦的知名程度远不及另一个战神叶发忠,但也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众士兵连忙作揖道:“请您稍等片刻,容我们通报。”

    楚涵曦微微颔首。

    一名士兵立刻跑了进去,不一会,叶发忠便步履匆匆的走了出来,楚涵曦刚翻身下马,叶发忠便是一个强有力的拥抱:“兄弟!好久不见!”

    楚涵曦无奈道:“是好久不见,但你能不能轻点,骨头都要散架了。”

    叶发忠却又拍了几下楚涵曦。楚涵曦差点把内脏吐出来,但他早已习惯。

    叶发忠带着楚涵曦来到将军殿,说是殿,感觉无比高大上,其实也就比一般士兵住的地方稍大一点。

    两人盘腿坐在床上,中间放着一张小桌,叶发忠给楚涵曦斟了一杯茶道:“怎么,什么风把你这个暗影阁阁主给吹过来了?”

    楚涵曦悠闲道:“接一下我的弟子。”

    叶发忠拍了拍腿道:“那个冷遐川?对了!我刚刚收到飞鸽传信,说是北越使团被劫!”

    楚涵曦看了看叶发忠道:“对,我也收到了信息,所以我来接一下他。”

    叶发忠两眼放光道:“北越境内劫了北越使团,还没有暴露身份,你这个徒弟我要好好看看,看是不是个当将军的料!”

    楚涵曦假装警觉道:“怎么,想挖墙角?没门!”

    叶发忠鄙夷道:“你给我我还不要呢,我的大儿子啊,我看有希望继承我的衣钵。不过我这二儿子……哎,不争气啊,差点引发了一场战争。”

    楚涵曦道“叶忘胥很不错了,他把北越谍网处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被捕后愣是一个字都没说。”

    叶发忠却一个劲的在唉声叹气。

    楚涵曦听着叹息并未说话。

    过了一会,叶发忠喃喃道:“这天下,怎么放心的交给下一辈啊!”

    楚涵曦道:“老叶啊,其实……我们大可以把天下交给小辈。冷遐川它国境内劫人;叶忘胥被捕一字不吐,这不都说明他们长大了有了一定的实力了吗?你和我都老了,我今年五十二,你呢?六十啦,我们是不是应该试着将天下交给小一辈,这天下,毕竟是属于年轻人的。”

    叶发忠沉默了一会道:“但我还是不放心啊,北越和南唐冲突不断升级,西秦残余势力也蠢蠢欲动。我倒不是担心小一辈守不住南唐,而是……而是害怕他们再起战火啊!你还记得泗水道一战吗?”

    楚涵曦颔首,他怎么可能不记得,被誉为天下第一惨战的泗水道战役。

    泗水道,是南唐攻入西秦都的必经之路,当年,双方在泗水道不足二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投入了四十余万人,最后活下来的,两国一共才三个。楚涵曦怎么也忘不了结束战斗时的战场:

    血流千里尸遍野,存者荣誉满天下。

    楚涵曦幽幽道:“所以,你是想让天下太平无战事?”

    “是,我们都见过战场的残酷血腥,所以你我都更加珍惜和平,不是吗?”叶发忠的声音显得十分沧桑。

    屋中陷入了沉默。

    良久,楚涵曦开口道:“你我都知道,现在两个国家明争暗斗,怕是早晚会有一战。”

    “那我也希望它来的晚一点。”

    “怕是……也不可能了。”

    巫辛城往南五十里

    冷遐川背着唐荣清驾马飞驰,七越已经追了上来,紧紧的跟着他。

    唐荣清因为见到了刚才交战双方的血腥晕了过去,冷遐川暗暗想:没想到未来一国之君居然晕血。但现在是将她毫发无损的带回去,晕不晕血也暂时管不了。

    冷遐川清楚,必须要尽快抵达边境,以求尽早过境,毕竟是在他国境内,待越久越危险。忽然,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回头望去,只见十几名黑衣男子驾马追了上来。

    冷遐川的大脑一瞬间空白,南唐在北越的人全部蛰伏,北越至今还应该不知道劫亲的事,那这伙人是谁的人?

    冷遐川迅速与七越对视一眼“驾!”两人不约而同的提高了速度。

    而这些黑衣男子也不停地加快速度,冷遐川见没办法甩掉他们,干脆停下来马。正身面对着不速之客,七越也急喝停了自己的马。

    黑衣男子也纷纷停下来马。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突然,冷遐川小声对后面已经醒来面对多人微微发抖的唐荣清道

    “公主别怕,臣带你回家。”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784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