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三章 出境

第三章 出境

    第二日

    暗影阁

    楚涵曦带着一张宣纸回到了落星殿,看了看放在最上面的折子,翻开看了看,是独孤轩的资料。

    独孤轩,三十六岁,正三品官员,就职于心承寺,负责外交事宜,善文,不会武术。属于北越二皇子势力,家中往前三代无人获罪。一妻一妾,一儿一女,无不良嗜好。

    楚涵曦把折子放到了一边,正巧冷遐川来了。

    他示意后者坐下并将宣纸递过去道:“这是两国谈判结果,南唐同意和亲,并且送去大量黄金钱财,北越同意放了叶忘胥,并且撤军。”冷遐川吊儿郎当的坐下并接过了宣纸。

    冷遐川扫了一眼手中宣纸,放到了一旁:“师尊,还有什么我要做的么?”

    “杀个人。”

    冷遐川闻言端坐起来:“谁?”

    “独孤轩。”楚涵曦将折子递给了冷遐川。

    冷遐川迅速扫过折子上的信息,缓缓道:“我听七越提起过他,大殿之上,不顾礼仪,藐视皇权。”

    “对,南唐是经不起战争,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人欺负了。劫亲的时候,杀了他。”

    “好。”

    楚涵曦又想起一事道:“对了,你打算在哪动手?”

    冷遐川来到楚涵曦身后书柜,抽出一张地图,展开于楠木长案半边上,不顾楚涵曦白眼,斜坐在长案另半边上,指着一处道:“这里,夕云峰。”

    “为什么?”

    “其一,这里地势险峻,劫人之后可以迅速逃走;其二,这里有一窝山匪,常年盘踞,附近县城巫辛城剿灭多次未果,刚好可以栽赃嫁祸。”

    楚涵曦两指并拢轻点太阳穴道:“怎么栽赃嫁祸?”

    冷遐川邪笑了一下道:“一年前不是抓了一个北越的美人暗探嘛。”

    楚涵曦轻点太阳穴的手顿了一下,暗暗吃惊,这是何等冷漠,但神情依然平静道:“你是想调包?”

    “对。设计调包,让山匪以为他们只是抓了一个无辜女子,让北越以为,他们劫走了公主,只要双方对质不一致,便无法对南唐有一个交代,南唐便会占据言论上风。”

    “那公主?”

    冷遐川毫不犹豫道:“这个就有劳师傅了,我去北越的这些天,请师尊将暗影阁上上下下清洗一遍,除非有绝对证据证明不是卧底,否则调离京都,我带公主回来的时候,会请她藏匿于暗影阁。另外,我怀疑三大长老中有人是卧底。”

    “嗯,确实,叶忘胥只北越只有我与三大长老知道,他被捕,可能是我们四人之间出了卧底,当然,我也是嫌疑人之一。”

    冷遐川倒没有对他提防,淡淡道:“我觉得可能会是欲心长老。”

    “为什么?”

    “行迹飘忽不定。”

    “为什么这就认为他是卧底了?”

    “行迹飘忽不定,就代表他有时间躲开手下人的监视,向北越发送情报,没记错的话,三大长老身边都有师尊的人监视吧。”

    “嗯,他确实是嫌疑最多的人。你也先别操心这些了,专心去布你的劫亲局,你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带公主回家。”

    “好,我知道了。对了,和亲队伍什么时候出发?”

    “就在明天。”

    冷遐川眉毛轻挑:“这么快?”

    “嗯,北越可是迫不及待的想掐断南唐血脉呢。”

    “好,那我带上七越,快马加鞭去巫辛城找人劫亲。”

    楚涵曦在一张空白宣纸上写下接头暗号对冷遐川道:“巫辛城暗探之首是城东的李氏铁匠铺店主,找到他你就可以解决人手和武器问题。”

    冷遐川接过宣纸,道:“好。”随后摆摆手走了。

    楚涵曦没有回话,而是在回忆,回忆自己如冷遐川一般大的时候的心境……远没有现在冷遐川一般的冷漠狠毒,那时候……自己好像刚刚当上将军,只是一个想立下赫赫战功,受万民敬仰的孩子罢了。

    “没想到,自己竟培养出来这样一个孩子啊。”

    南唐皇宫

    唐荣清被宫女服侍着穿好了婚服,画好了红妆。

    唐荣清拿过镜子,很美,美得惊心动魄,连见惯了公主倾城容颜的丫鬟都忍不住多看几眼,但唐荣清内心满是惶恐:如果冷遐川没有带回我怎么办?北越若是发动战争,百姓又会陷入战火之中,届时,生灵涂炭,百姓流亡……

    “公主?公主?”

    “啊”唐荣清回过神来“怎么了?”

    “公主,该上盖头了”

    南唐婚假习俗之一就是婚假前一晚穿着婚服不眠一夜。

    “好。”唐荣清端坐于床上,被宫女服侍着盖上了盖头。

    边境

    冷遐川带着九鸢,七越在后背着北越暗探,正策马飞驰在去往巫辛城的路上。谁都不敢慢下来,时间紧迫,他们必须完成任务。

    第二日,南唐皇宫

    唐荣清被宫女搀扶着走到了马车边,正要上车,突然转身向不远处的南唐皇下跪,并道:“父皇,儿臣这一去,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请父皇保重身体。”说罢,便连磕三头。

    南唐皇捏紧拳头,咬牙道:“别怕,我们定能相见。”

    唐荣清最终被扶上了马车。

    独孤轩轻蔑的看了一眼南唐皇,翻身上马响亮道:“走!”

    南唐皇只能看着使团越来越远。

    不知南唐皇伫立多久,突然对一旁刘公公小声吩咐道:“通知叶发忠,如果冷遐川没有完成任务,让他大军压境,开战!”

    “嗻。”

    南唐皇仍伫立原地回想着刚刚唐荣清的模样:太像了……清儿出嫁时的模样……和她出嫁时的样子……竟然如此神似。当年的遗憾,绝不能在清儿身上再现一次。

    楚涵曦在不远的城楼上也目睹了唐荣清方才的容貌,陷入了沉思:为什么觉得她刚才的模样在哪见过?为什么……我会觉得眼熟?

    楚涵曦并未过多纠结,而是飞鸽传书,让邢杨回京。

    “没想到,遐川一走,我能相信的人就只剩你了啊。”

    巫辛城

    冷遐川背着被灌了药的北越暗探站在一家客栈前,酝酿了一下走了进去,对小二十分痞气流氓的道:“你们这又没有情侣客房?最好隔音好一点。”

    店内小二一看其背上的美女“哦——我懂了客官,这最好的包房不便宜啊。”说着还搓了一下手指。

    “你看我像差钱的吗?领我去!”冷遐川继续装模作样的道。

    小二立刻带着冷遐川上楼,走向最后一个包房,推开门道:“客官,这就是了。”

    冷遐川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包房,流里流气道:“就它了,对了,什么时候都别进来。不打扰我的话,有的是赏钱。”

    小二腆着一幅什么都懂的神情点头哈腰道:“哎,好嘞,绝不打扰您。”

    等小二走出后,冷遐川随手将美女暗探往地上一扔,走出来包房,下楼随手拿了点小吃外加一壶茶,又在小二什么都懂的神情里走上了楼,进了包间,排查外面没有人之后迅速关上了门,将还没醒的美女暗探绑了起来,顺便在嘴里塞了块布。

    打开窗户,坐下悠闲地磕着瓜子,欣赏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半个时辰后,冷遐川听到有人敲门,走到门边警惕道:“谁?”

    “我。”

    冷遐川打开门,七越进来后冷遐川打量了一下走廊,确认没人后迅速关上了门。

    冷遐川示意七越坐下喝茶,然后依然悠闲的嗑瓜子。

    七越喝了一杯茶后道:“头接上了,店主说可动用的人有九人,全部身手不凡,武器可以供不应求。”

    冷遐川目光仍在街道上,缓缓道:“按行程来看,我们早北越使团一天半,让他们做好准备,一天后带好家伙埋伏在夕云峰。只有两个目的,一,劫回公主;二,杀了独孤轩。”

    “是,我这就通知。”

    “嗯。”

    七越走出房间后,冷遐川一直在出神,就连美人暗探醒了都不知道。

    “为什么觉得……这里很熟悉。”

    “嗯!——”冷遐川被打断了,回头一看,美人暗探怒目圆睁的盯着着他,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

    冷遐川来了兴趣,走进道:“怎么,想杀了我?”

    “嗯!——”

    冷遐川取下了布子,美女暗探道:“你敢不敢将我放开?!你一男人,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冷遐川坐在床边冷笑道:“弱女子?暗影阁抓你的时候可是死了三名人手,个个百里挑一,我可没看出来你弱。”

    “你!”

    冷遐川把玩着茶壶,并不理睬她。

    美人暗探突然道:“这是哪?”

    冷遐川淡淡道“巫辛城。”

    “什么?那你还如此嚣张。”

    冷遐川突然捏住对方下巴恶狠狠调戏道:“别忘了,你还被绑着呢,而且你体内药效还没有过去,就算醒了,身体也动不了,你觉得,我一大男人不会对你做点什么吗?”

    “你!”

    “算了,反正我对女色没兴趣,也懒得再逗你的乐子了。”

    让冷遐川没想到的是,刚才一番话竟让对面安静下来了。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7847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