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彼岸蓝楹两界隔 > 第一章 和亲

第一章 和亲

    “驾!一名白衣男子骑着一匹马飞驰在街道上,路上行人纷纷避让,不远的茶楼中,有几人将银两放在桌上转身离去。发出密报,只有简短五字:楚涵曦归京。

    暗影阁中,一黑衣男子坐在案前,翻阅折本。五官十分端正,气宇轩昂,但眼中尽是冷漠。

    “阁少,您已经两天没合眼了,阁主与三位长老都不在京都,您不能垮啊,您去歇息一会吧”七越忧心道

    男人揉了揉眉心沉声道:“眼下南唐旱灾多发,北越谍影处出动不少人假扮百姓打探情报,我怎敢懈怠”

    七越还想说些什么,但被一声“报——”打断

    一名黑衣男子闯进房屋,然后单跪于地,将一卷白纸托起:“阁少,越都的暗探之首被北越谍影处的人抓捕。”

    七越大为震惊:“怎么可能!?越都暗探之首只有长老级别以上的人才知道,怎么可能被谍影处的人查到。”

    冷遐川沉默片刻冷冷的道:“按预案,越都谍网已经沉寂,备马,我要进宫面见皇上,汇报情况。七越,你派人将三位长老与阁主寻回,待我回阁后一起商议此事。”

    “是。”

    南唐皇宫

    “驾!”冷遐川骑马飞驰于皇宫之中,不消片刻便到了皇帝处理公务的启仁殿,正欲进殿,却被一名士兵伸手挡住去路。

    冷遐川皱了皱眉,冰冷的眼神对上士兵怯生生的目光冷冷道:“让开!暗影阁急报。”

    士兵明显被吼住了,但还是鼓起勇气小声道:“陛下正在与皇贵妃谈话,不让别人进去,请大人体谅。”

    “……”冷遐川顿时无语,暗影阁急报的紧急程度甚至胜过了边关的千里急报,别说皇上与皇贵妃谈话了,就算是皇上在祭天神都得停下来。

    冷遐川正欲发火,却被一声“让他进去吧。”打断,冷遐川转身望去,只见身后女子肤白如玉,国色天香,身材也是十分窈窕,看似十分端庄,一个标准的美人。

    冷遐川只听身后士兵道:“参见公主。”随即反应过来,此女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子嗣,净羽公主唐容清。

    冷遐川行礼并道:“多谢公主。”

    唐荣清道:“不必多谢。”

    冷遐川进入内院对屋外的大内总管刘公公道:“公公,暗影阁急报,烦请公公禀报。”

    刘公公多年侍奉皇帝,知道暗影阁急报的分量,略微躬身道:“请大人稍候,我这就去禀告。”转身进屋。

    刘公公躬身疾步进入,只见南唐皇对黑着脸背对着他的皇贵妃哀求些什么,刘公公走到离南唐皇五尺的地方行礼道:“陛下,屋外有暗影阁急报。”

    南唐皇正襟危坐道:“让人进来吧。”

    刘公公又快速走到屋外,引冷遐川觐见。

    冷遐川走进屋内,见到南唐皇,行了一个标准的君臣礼道:“陛下,暗影阁急报。”

    南唐皇对刘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刘公公心领神会走到冷遐川前面,将急报接过,毕恭毕敬的献给了南唐皇。

    南唐皇看完急报后冷冷道:“暗影阁就是这么行事的吗?情报没打探几个,人倒被人先抓了!”

    冷遐川。沉稳道:“请陛下恕罪,此事确为暗影阁办事不利。”

    南唐皇也并未纠缠,冷声道:“暗影阁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

    冷遐川如实道:“越都谍网已经按预案执行,我们也正在做进一步谋划。”

    “报!”一名禁军闯入大殿 ,单膝下跪行礼并道:“陛下,边境传来急报,北越军队前压二十里,离边境仅十里!”

    南唐皇并未说什么,只是将双眼紧紧闭住,一时间启仁殿内寂静无声。

    这时,一道不急不缓的声音传入启仁殿:“陛下不必担心,臣已收到叶将军的千里传书,他誓死守住边境,如果北越执意开战,他不会让北越侵犯南唐的一寸土地。”

    南唐皇看着走进来的二十多岁样貌白衣男子道:“你还知道回来啊?”

    楚涵曦行过礼后道:“北越谍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臣就算赴汤蹈火也要回来辅佐陛下啊,另外,臣收到消息,北越使团已经出发,准备与我南唐谈判。”

    南唐皇沉默片刻道:“近年来,南唐旱灾多行,民不聊生,告诉缪宇寺,一切可承受的范围内,对方提的要求都可以答应。如果诸位没有什么事的话,就都回去吧,楚涵曦留下。”

    除楚涵曦在外的人行礼后都一一退出启仁殿。

    南唐皇示意楚涵曦坐下并道:“让你查的事查出来没有?”

    楚涵曦道:“西秦皇室共分两波出逃,一波来到南唐京都,另一波去往北越巫辛城。”

    南唐皇斟了两杯茶,一杯推给楚涵曦,拿起另一杯品尝到:“南唐的西秦皇室找到后,杀无赦,我可不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养一只随时都想复仇的狼。”

    楚涵曦道:“是。”

    南唐皇又道:“忘了问你,越都谍影之首是谁?”

    楚涵曦道:“是叶将军次子,叶忘胥。”

    南唐皇深吸一口气道:“无论如何,让他活着回家,这是朕的口谕。”

    楚涵曦道:“遵旨。”

    冷遐川回到暗影阁,叫来了七越道:“你去查查,阁主这些月去了哪,做了什么事。”

    七越道:“是,不知公子想做什么?”

    冷遐川冷冷扫了她一眼,七越连忙道:“我不该多嘴,请公子恕罪。”

    冷遐川道:“罢了,告诉你也无妨,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让阁主调查近半年。”

    七越道:“我这就去查。”

    冷遐川微微颔首。七越退出房间后,冷遐川也并未多待,来到马厩,挑了一匹马便出城了。

    唐都郊外

    齐秦岳正在砍柴,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随后便听到一声:“吁——”

    齐秦岳头也不抬,仍忙着手中的活。只听冷遐川带着笑意道:“怎么,我受了伤来你这寻医,医者仁心,你总不会不管吧?”

    齐秦岳无奈道:“怎么,天下暗探第一人隔三差五就受伤?真丢暗影阁的脸,真不知道暗影阁为什么让你这种人坐阁少的位置。”

    冷遐川并未说话,而是进到竹阁里,将衣服解开,背露了出来。

    齐秦岳正好进房,看到冷遐川的伤势震惊道:“谁干的?”

    冷遐川道:“不知道,两人联手刺杀所致,武功与我相差无几。”

    齐秦岳从药柜拿了几味药草,称重后与药炉一起拿了出去。不一会又拿了外敷的药草进来的小心的为冷遐川敷好。

    冷遐川穿好衣服,悠闲地靠着在椅背上,看着齐秦岳忙来忙去:“这么在意我啊?医仙。”

    齐秦岳白了他一眼,将一碗药拍在桌子上到:“喝了,不喝我让你把药渣吃了。”

    冷遐川开玩笑道:“你喂我。”

    齐秦岳:“……”

    冷遐川恢复了一本正经,慢慢将药喝了下去。

    齐秦岳看他喝的一滴不剩后道:“谁将你伤成这样的?”

    冷遐川沉默一会道:“不知道,没看清脸。”

    齐秦岳挖苦道:“你这是拉了多大的仇恨,对方居然用了九连血息。幸亏我观察仔细,才保你一命,这种毒,会在下毒后的第五天毒发,一旦毒发,必死无疑,这种毒无论内服还是外伤涂抹,都极难发现。”

    冷遐川深吸一口气正经道:“会不会嫉妒我的容貌?”

    齐秦岳:“……”

    冷遐川微微一笑道:“开个玩笑,可能是我过于狠绝,惹到哪方势力了吧。”

    齐秦岳道:“你啊,做事收敛点,照你这么下去,不仅江湖上,朝廷中也会把你视为祸患。”

    冷遐川把玩这茶杯道:“行行行,知道了。”

    齐秦岳嫌弃道:“记得把茶杯去后院洗了,我嫌脏。”

    冷遐川漫不经心道:“行吧,反正我闲。”

    齐秦岳斜眼望他:“另外,把药钱给了,你知道给你用的药有多珍贵吗?”

    冷遐川放下茶杯与齐秦岳对视数秒,齐秦岳不知道冷遐川想干什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点,冷遐川夺门而出,迅速翻身上马。

    齐秦岳冲出来看着冷遐川调转马头,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冷遐川回头一笑道:“谢谢齐医仙医治之恩。”随后迅速架马而去。

    齐秦岳指着他的生气背影怒喊道:“你!真不是人!你能不能要点脸!暗影阁阁少连个药钱都付不起吗?!”

    冷遐川回到暗影阁,径直走向落星殿,进入殿内看到楚涵曦正在批阅密报,冷遐川也并未行礼,直接走到楚涵曦面前,

    楚涵曦也并未责怪,毕竟自己的关门弟子与自己之间的感情早已超越师徒与官阶。

    两人沉默一会,冷遐川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这半年去哪了?”

    “漠地。”

    “哦。”

    沉默良久。

    冷遐川把玩着一支毛笔,漫不经心道:“我让人刺杀了。”

    楚涵曦批阅密报的手一顿,随后继续批阅并道:“看清楚是谁了吗?”

    冷遐川道:“实在没看清,但是刀法很奇怪,像是漠地的刀法。”

    楚涵曦放下密报道:“你知不知道,漠地之前有一个国家?”

    冷遐川想了想道:“听说过,十九年前被北越与南唐联手攻打,皇室也分成两波出逃,不知去向。”

    楚涵曦道:“对,那个国家叫西秦,被我与叶将军联手攻破京都,刺杀你的人可能是西秦残余势力,寻我不得,又打不过叶将军,所以才来刺杀你的。”

    冷遐川想了想道:“不是,虽然用的是漠地刀法,但是,他们口音是北越口音。”

    楚涵曦看了他两眼道:“那就再正常不过了,你是暗影阁阁少,本就是被北越视为眼中钉的人。”

    冷遐川道:“这阁少还真不容易当。”

    楚涵曦也并未接下话,从身后书柜抽出几张纸,扔给了冷遐川。

    冷遐川翻开震惊道:“北越暗探之首是叶发忠将军次子叶忘胥?!”

    楚涵曦叹了一口气道:“对,叶发忠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听说肝火攻心吐了不少血。”

    冷遐川沉默一会问道:“那边防?”

    楚涵曦放下密报悠闲道:“无妨,我了解他,他绝不会因一己私利使国家陷入危险境地。”

    两人陷入了沉默。

    “报!”

    冷遐川和楚涵曦看着冲进来的七越,对视一眼,冷遐川不解问道:“又得到什么消息了?”

    七越行礼并慌忙道:“我们收到了北越谍网沉寂之前最后发出的消息,内容是:北越谈和条件之一是和亲。”

    冷遐川和楚涵曦再次对视一眼,两人再次沉默,七越看着暗影阁两位话事人沉默也只能干着急。

    http://www.gdbzkz.com/bianlanyingliangjiege/28784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