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保姆升迁记 > 34 大义救人

34 大义救人

    金六妮自觉身体欠佳,怕病倒在有有姐家。

    第四天,吃完早饭,便急急往回赶。

    她半路下车,背着一个大袋子,边走边捡。她准备捡满了袋子,顺便找个收废品地方卖掉。

    她头戴长舌帽,穿得有些破旧,看上去像个60的老人在捡垃圾。

    三伏末与立秋交接,似秋老虎,天气异常闷热。

    人走在路上像进了蒸笼,闷得喘不上气来。

    金六妮边捡垃圾,边用毛巾擦拭汗水。背上的衣服浸湿一大片。她感到恶心,口渴,想喝水,又没带水。

    她抬头看看天,这一看不得了,只感到头昏脑胀,天地旋转,一头裁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已近午时。垃圾堆不远处是一条大路。

    路上行人稀疏,但,来来往往的车辆间续不断。此时的金六妮十分危急。

    一辆蓝色轿车从前方开过来,司机放慢速度,看到垃圾旁躺着一个女人,他一踩油门开走了。

    又过来一辆本田越野,车子停下来,司机打开车门探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女人,再看看周围并无人影,关上车门,一溜烟跑了。

    十几分钟过去了,路上的车子,却没人把金六妮送去医院救治。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发地点开始有人围观,他们指手画脚,议论纷纷。已有人开始打120找救护车……

    这时,从前方开过来一辆黑色奥迪轿车。车子在出事地点“嚓”的一声停下来。

    车上下来一位年轻人,向出事地点观望。一会儿又上了车,对坐在后排的老者说:

    “老爸,那是个捡垃圾的女人躺在路边,好像中暑了。走吧老爸,咱没时间救她。”

    老者一副严峻的样子。

    年轻人看看老者的脸色,又道,“走吧老爸。拉她会坏事的!”

    “不能走,救人要紧!”

    说着,老者走下车。向躺在地上的女人看了看。然后对围观的人说:“请师傅们帮帮忙,把病人抬到我车上。”

    这时,车上的年轻人也来和众人一起把不省人事的金六妮抬到轿车上,车子飞也似地开走了。

    十几分钟后,车子到达市中心医院。

    年轻人下了车,找来医生,把金六妮很快送到急救室抢救。医生要年轻人交纳医疗保证金。

    老者问:“要多少钱?”

    医生说:“先预交2000。”

    年轻人手拿着包,不高兴地看看老爸。

    “快交钱去,救人要紧。”年轻人不由自主的向医院收费窗口走去。

    年轻人走后,医生问老者:“病人是你的亲属?叫什么名字?家里人知道吗?”

    老者说:“她不是我的亲人,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更不知道她住在哪里。请记上我的名字吧。我叫胡万青。”

    医生问:“不是你的亲人,你能担起责任吗?”

    老者回答说:“救人要紧。一切责任由我担当。”

    “那好,签上你的名字吧。”医生说。

    老者接过单子浏览一下,毫不犹豫地写上胡万青的名字。

    经医生检查,金六妮是中暑脱水,大脑供血不足。心力衰弱,血压下降,生命危在旦夕。

    医生说,患者如果不及时救治,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两个多小时抢救,金六妮已脱离生命危险。夜里医生又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并派专人负责护理。

    第二天清晨,金六妮病情好转。医生找到老者,让他再交3000押金。

    老者问:“昨天不是交款了吗?”

    医生告诉老者:“CT、超声波、B超、心电图、肝功、尿检和血常规检查等1500元,以及医疗费、护理费1500元。 昨天的费用已超支1000元。不及时交款,将影响病人的治疗。”

    第二天上午,金六妮已神志清醒,病情明显好转。

    她问护士:“我是怎么来了医院,什么时候来的呢?这一切我啥都不知道,好像在梦中发生的一样。”

    护士告诉金六妮:你是昨天中午,一位年轻男子和一位老人用车子把你送到医院来抢救的。你来的时候昏迷不醒,医院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是救你的那位老人,交了医疗保证金。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护士指着医疗清单说,“你看看吧,签字落款老人叫胡万青。”

    “胡万青?怎么名字这么熟呢!”

    金六妮努力回忆着:

    那是去年秋上,丈夫韩大成在安图县医院去世。住院的胡万青夫妇得知后,亲自来病房看望,并捐助3000元支持小金菊上大学。

    而这次救我的胡万青,是否就是去年医院看望我的那位胡万青呢?他们能是同一个人吗?

    http://www.gdbzkz.com/baomushengqianji/93584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