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白袍踏雪 > 第三百零六章 梦的尽头

第三百零六章 梦的尽头

    血腥的风仿佛在嘲笑着这里的一切。

    苏小小在山上狂奔着,此刻俨然已哭成了一个泪人;她手中的影兵“小八”,如流沙般化作一片片尘埃,尔后随风卷入两旁那极速流逝的景色之中,再也寻不回一丝本来的样子。

    就如此刻荀玉宁那彻底消失了的气息。

    苏小小心里清楚,荀玉宁已经死了。

    在他的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响起时,他就已经注定没有退路了。

    但这是荀玉宁自己选择的路,一条死路。其后,也许还有一条生路。

    苏小小抽泣着,眼泪不停地自眼眶中涌出、落下,怎么也抑制不住。

    她的手中紧紧地握着荀无意交给她的那枚玉佩信物,此前有一些事在她的脑海中已渐渐浮现出轮廓的事,此刻也终于清晰了起来。

    她明白了荀无意心中所担忧的事,当年荀无意犯下的罪孽,如今已然轮到了荀门替他偿还。显然,那时的荀无意非常清楚这一点,他早已料到了荀门定会有此一劫,因此,他做了一个藏有私心的决定。

    荀无意作为一宗之主,但同时他也是一名父亲。荀无意不愿让荀玉宁接过自己作孽后落下的担子,而选择了将这一切暗中交给了荀玉展。为此,他不惜放下身段,热络地与天香府的一名后辈攀起了交情,最后也成功地将苏小小拉进了这趟浑水之中。

    他为了荀门,同样也为了自己的儿子荀玉宁。

    昔日欠债时如此,今日还债时依旧如此。毫无疑问,荀无意是一个自私的人。

    但在此刻,苏小小心里却没有一丝悔意,也对荀无意恨不起来。她早在见到荀玉宁后便想通了这一点,但却没有机会将自己的猜测告诉荀玉宁。故此她绞尽脑汁,希望荀玉宁能活下来,希望等到活着的荀玉宁心平气和时,再慢慢地将这一切告诉他。

    但苏小小终究是低估了荀玉宁的想法,或者说她低估了一位江湖士家名门公子、堂堂荀门二公子所能做出的决意。

    谁都拦不住一个求死之人。

    或许荀玉宁当时真的已是对自己的前途感到万念俱灰;又或许是他对魏定山的仇恨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亦或者说……他真的只想在九泉之下的荀无意面前证明,自己的决意、自己的本事、自己的品性,丝毫不逊于他的族兄荀玉展。

    他想或许只是想生命的最后一刻,让父亲为自己自豪一次。

    但苏小小当时看不透荀玉宁的想法,今后也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因为荀玉宁已经死了。

    “荀掌门……对、对不起……”

    苏小小在心中悲怆地哭喊着:“我、我把事情搞砸了……我辜负您的期待了……”

    她红着

    眼睛,怔怔地看着那枚静静地平躺于其掌心的玉佩,豆大的泪珠随之一滴滴地落下,打在那散发着淡淡清幽光芒的玉面之上。

    苏小小明白,这枚玉佩,是挽救荀门、乃至于此方琅琊郡内各路江湖宗门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她逃出这里,将之交到那个叫荀玉展的人手中,那一切便仍有回旋的余地,荀玉宁为此付出的性命,便也不再没有意义。

    这同样也是荀无意父子留下的最后遗愿,一切,都是为了荀门!

    “咳!”

    苏小小突然重重地咳了一声。

    她明明已将自己的伤势止住,但不知为何心头却依旧无比沉闷,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般闷的透不过气来。

    “咳。”

    又是一声咳嗽声出现。

    苏小小慌乱地停下脚步,惊骇之色瞬间布满了她的面容。

    她清楚地听到了第二声咳。这是一声轻咳,而非她发出的声音。

    这里,还有人!

    尽管心中满是震骇、满是不解,但苏小小的身体还是迅速做出了反应,两张灵符瞬间便出现在她的手中。

    但有一人,形如鬼魅,动作比她还要快。

    啪。

    一阵刺痛传来,苏小小的后颈处遭受了一记重击,随即她两眼一黑,身子软倒,顿时失去了知觉。

    “完了……”

    这是苏小小最后留下的念头。

    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自苏小小身后浮现,他接住了苏小小坠落的身子,将其抱至一棵树下,安放好。

    随后那身影伫立在原地,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又像是陷入了沉思。

    不消多时,魏定山一步一缓地出现于此。他斜目扫了一眼那靠在树旁已然失去了知觉的苏小小,向着那高大黑影道了声谢。

    “沈公子,若非你来,老朽倒险些要栽在这两个后辈手上了。”

    黑影看向魏定山,似乎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什么,随即笑了一声:“本来我只是来与魏老做最后的确认,想不到竟撞见了这种事,而我看魏老的样子,似乎是受了伤啊……”

    说到这时,那沈公子顿了顿,视线移向一旁的苏小小,目光之中满是好奇:“不过能将魏老逼至这等地步的……这小姑娘是什么人?”

    魏定山也笑了一声:“天香府的小丫头,路子倒有些奇特。”

    “天香府?”沈公子一惊,看着苏小小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顾虑,他神色凝重地问道:“荀门怎么惹上天香府的人了?她们怎会跑来插上一脚?”

    魏定山的面色也同样不善,他想到了苏小小此前给他看过的那枚玉佩,自然

    便能猜到这是荀无意的手笔。

    “老朽似乎有些小瞧荀无意了。”他这般说道。

    身为荀门之人,竟直呼掌门姓名,语气也是相当不敬。

    那沈公子对此却并不见怪,他想了想,目光落向魏定山来时的方向,这片后山的深处。

    尔后沈公子开口询问道:“那边收拾干净了?”

    魏定山似是对沈公子这等质问般的语气有所不满,他没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随后便面色不善地向苏小小走去。

    那沈公子见状顿时有些着急,上前一步拦在魏定山面前。

    “魏老,你疯了?这是天香府的人!”

    “何时已轮到一个后辈来教老朽做事了?知晓这一切的,都得死!”魏定山冷冷地盯着沈公子,一股隐隐的杀意自他身上弥漫开来。

    沈公子感受到了这股压力,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急促,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拦在魏定山面前,没有半分退让之意。

    “这是孔兄的意思,咱们不要去招惹天香府,何况这本来也不干她们的事!”

    魏定山闻言,表情却更为不屑:“你以为搬出孔温就能压住老朽了?咱们只是合作,他也还没这个资格!”

    “魏老!”沈公子大急,还欲再劝,那魏定山却已毫不客气地一掌挥来。

    “让开!”

    沈公子忙运气接下一招,他自知不是魏定山的对手,也同样捉摸不透这个喜怒无常的老头,他明明可以避开这场冲突,但却依然坚定地拦在魏定山面前。

    “魏老!”

    “沈家的娃娃,喊你一声公子,是看在你方才帮了老朽的份上,但你莫不是以为……凭你也能拦住老朽?”

    魏定山缓缓地抬起一只枯瘦的手臂,语气之中已充满着威胁之意。

    “魏老!天香府的人碰不得!这也是不动明王的意思!”

    沈公子万般无奈之下,最终只得搬出一个更有分量的人来。

    而魏定山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佝偻的身子猛地一震,神色也终于有所动容。他微微眯起眼睛,浑浊的眸中诡异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他沉吟道:“为何?”

    “晚辈也不知……”那沈公子说到这时,底气有些不足,只听他这般犹豫道:“不动明王自成州回来后,便传下了这个最新的指令……此前他曾途径寒水城,那里与天香府隔岸而望,不动明王定然是有所发现,方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哦?”魏定山将手放下,那漫天的寒意骤然消散。

    他开口讥笑一声:“老朽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居然能把鼎鼎大名的贪狼星吓成这样?”

    

    http://www.gdbzkz.com/baipaotaxue/99121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