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37度冰 > 第八十三章:未知秘密

第八十三章:未知秘密

    孤狼内心很是煎熬,当初母亲和自己退出淘金者的组织,不再和淘金者之间有任何瓜葛。而且自己母亲的居住地除了自己无人知晓,怎么会被日本神秘组织抓走,再说,抓走干什么。

    孤狼很是疑惑,自己是母亲的儿子,母亲被神秘集团绑架,自己没有收到绑匪的通知而淘金者却收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淘金者面无表情,但却也看出了孤狼的疑惑。

    “你是在想我是怎么收到你母亲被绑架的消息的,这个不奇怪,你母亲为什么被绑架,这个秘密也许只有你自己去解开了。”

    说着,淘金者把一份信递给了孤狼。

    那是一份棕色的信封,孤狼从来没见过这种颜色的信封,信封上的图案,是一个神像似的女神,双手举起,周围围着一群不知名的神兽。

    而信封的封口,使用蜡水沾合的,不过已经被淘金者打开了。

    孤狼打开信封,信面上只有几句话。

    “阳光普照,光明诞生,一切荒芜,全都消散!想见叶澜雪,到这来!

    叶澜雪,便是叶隐月孤狼的母亲

    而这四句话下面,是一个小型地图的标记,是日本福岛地区的一座山。

    “这是什么意思?”

    孤狼抬头看着淘金者。

    “对方把信送到我这里来,我着实想不到什么意思,我和你母亲算是有点交情,可是对方也没说明想要什么。”

    “不过......”

    淘金者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那个信封是特制的,在这之前,应该是八年前吧,我见过这样的信封,是在和中东人做生意时候,在一位中东人家里见过,但我不知道那信封到底有什么意思。我让人查了,没有什么结果。”

    孤狼继续看着那份信封。

    “但我有预感,这件事不会那样简单,我花费大力气把你接过来,也只能告诉你这个消息,二来,也想见见你,仅此而已,不过你要是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开口!”

    孤狼点头,致谢淘金者。

    “有劳你了,我孤狼欠你一次!”

    “不至于的,你孤狼就是爱这样斤斤计较,没有什么欠不欠,你打算怎么办?”

    “先去这个地方走一遭,弄清楚再说!”

    淘金者点了点头,孤狼便转身和布鲁斯离开。

    淘金者安排人将两人送到机场。

    孤狼准备好护照等一系列东西,而布鲁斯执意要和孤狼一起行动。

    孤狼看着布鲁斯,道:“这一次,连淘金者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有人会有通道将信送到淘金者手里,我们的对手,能量可想而知。”

    “什么能量不能量的,你帮我找女儿,我帮你找母亲,再说,你别让我闲下来,因为闲下来的时候,我会难受!”

    孤狼明白布鲁斯,他也充分信任布鲁斯。

    两人事不宜迟,便飞向日本。

    在飞机上,布鲁斯问道:“你说的那个淘金者,除了他的庄园了不起,可是我一点没看出来他有什么能耐,不过我看出来,他对你疼爱有加!”

    “疼爱有加?也许吧,毕竟我救过他!”

    “那为什么你要离开他?”

    “他的恶心勾当很多,我不愿意再为他干下去,那一度,他生气的想要杀死我和我母亲。”

    “那为什么没有?”

    “说来话长,我也不想提了!”

    布鲁斯看孤狼不再说话,便嘀咕了一句:“这淘金者老头,看起来还蛮慈祥的!”

    孤狼闭着的眼睛又睁开了:

    “他慈祥?他要是愿意,随便几笔买卖,就可让中东好几个国家陷入战乱!”

    布鲁斯听到孤狼说话的语气,只到孤狼并没有夸张,因为一路走来,孤狼也曾提到过淘金者,是军火大亨、石油大亨、曾经还是毒枭。除了这些,背后的身份还很多。不过,现在,他可是有名的慈善家,哪里有灾难,哪里就会有淘金者的身影。

    布鲁斯看着孤狼。

    “孤狼,问你个问题啊,比如,我是有个毒枭,或者是人口贩子,我赚了两个亿,我拿出一个亿来做了慈善,帮助了好多人,那么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呵呵,无聊!”

    孤狼没有搭理布鲁斯的问题,继续闭目眼神。

    “坏人,肯定是坏人,我要是遇到人口贩子,我见一个杀一个,遇到坏透了的,就像方子良一般,先把他变成女人,让他生不如死!”

    说道这里,孤狼一下子坐了起来,把布鲁斯吓了一跳。

    “其实先前我就在当心这件事,那阿和肯定已经把方子良救走了,这次去日本,倘若碰到他,该如何是好,我是害怕你老觉得欠我的,所以我才带着你。”

    “嗨,这有什么!”布鲁斯满不在乎,“上一次差点撕毁了他们的整个家族,他回去定和他叔叔争个你死我活,他不一定活着。”

    “也是,不过这方子良也不是吃素的,你那样对他,也是他该,布鲁斯你要明白一点,先前我没有说,但是,在丛林中的时候,你面对阿和的时候,你有一丝心软,告诉你,那一点心软,会害了你!”

    布鲁斯点了点头。

    飞机降落,两人身着西服,按照地图上的路线,来到了一座山上,在一个中式的亭子里站着。

    “这小日本也爱模仿,你看这亭子,简直就是从中国搬来的。”

    “那还不是,论这些,中国可是他们的祖宗!”

    “不不不,东方文明源远流长,是好多地域的祖宗,可是这小日本,没少让自己的祖宗受气啊!”布鲁斯一阵说辞,把这不爱笑的孤狼都给惹笑了。

    “二位前来,是淘金者派来的吗?”

    这时候,身后过来一个身着和服的美妙女子,声音婉转的问道。

    孤狼瞬间提高警惕,因为他和布鲁斯闲聊的时候,压根没感觉到有人来,这女子,看起来婀娜多姿一脸的可爱,可是脚穿木屐,却一点声音没发出来。

    孤狼点了点头,顺便把那个信封低了过去。

    那女子接过信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出了亭子,跟随女子,绕过绿荫小道。

    正值时节,这两边的樱花开的正盛。

    在一幽静的樱花林中,一个男子身着日本浪人的黑色服装,正跪在那里抚琴,嘴里唱着不知名的日本歌曲,而旁边,便是孤狼的母亲叶澜雪。

    孤狼想上前,那叶澜雪摇了摇头。

    良久,那歌完琴停,那浪人站了起来。

    “淘金者先生算是派人来了,我每天,都奉主人之命,和叶澜雪女士在这里等候!”

    孤狼明白,这浪人把他和布鲁斯当做淘金者的人,而不知道自己便是叶澜雪儿子的事实,怪不得刚才母亲摇头。

    http://www.gdbzkz.com/37dubing/140878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